大唐发电(601991):燃料成本掣肘火电环比增亏 水电汛期来水偏差

类别:公司 机构: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高兴 日期:2022-11-01

事件

    大唐发电发布2022 年第三季度报告

    大唐发电发布2022 年第三季度报告,2022 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72.49 亿元,同比增加15.86%;实现归母净利润7.64 亿元,同比增加418.54%;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2.92 亿元,同比减少48.07%。单第三季度来看,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16.52 亿元,同比增长27.84%;归母净利润-6.36 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16.22 亿元。

    简评

    沿海燃煤成本上升火电承压,水电汛期来水偏差2022 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72.49 亿元,同比增加15.86%。实现归母净利润7.64 亿元,同比增加418.54%;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2.92 亿元,同比减少48.07%;主要系公司上网电价上涨部分缓解了燃料成本上升压力,同时去年同期公司因破产清算和资产减值等原因导致非经常性损失4.15 亿元。单季度来看,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6.36 亿元,同比2021Q3 亏损幅度有所收窄,环比2022Q2 降低20.36 亿元,降幅145.4%。主要系部分电厂燃煤成本上升加深火电亏损及水电电量环比下滑所致。2022 年第三季度,公司销售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为4.26%和-2.37%,同比去年增加了7.91 和7.2个百分点,主要系上网电价增长对冲了燃料成本的上升。

    Q3 火电出力较好,干旱致水电电量减少

    大唐发电主要经营火电、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等发电业务。

    2022 年前三季度,公司累计完成上网电量1861 亿千瓦时,同比减少4.81%,主要系上半年公司发电机组所在部分区域用电需求放缓。第三季度完成上网电量713 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7%,环比增长25.74%,促使前三季度累计上网电量降幅收窄,主要系三季度全国多地持续高温影响导致局部地区用电形势紧张,火电上网电量环比增长较大。分板块来看,2022 第三季度公司煤电、气电、水电、风电、光伏分别完成上网电量535 亿千瓦时、45 亿千瓦时、101 亿千瓦时、24 亿千瓦时、8 亿千瓦时,同比变化+6.25%、-5.6%、-23.72%、+42.72%、+82.57%,环比变化+35.31%、+60.95%、-5.06%、-22.85%、+26.58%。公司水电上网电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水电所属部分流域三季度遭遇高温干旱,导致水电来水偏弱。公司新能源发电量同比明显 增长,主要系公司风电、光伏装机规模及利用小时数有所增长。受益于电力市场的供需紧张情况,公司上网电价持续维持高位,2022 年前三季度平均上网电价为0.459 元/千瓦时,同比增长20.73%;第三季度平均上网电价为0.462 元/千瓦时,较上半年平均电价上涨约4.2 厘。得益于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推进,2022 年前三季度,公司市场化交易电量约1570 亿千瓦时,所占比例约为84.35%。

    火电业绩仍有改善空间,新能源发展拓展公司未来,维持“买入”评级Q3 公司受部分电厂长协煤履约限制,火电亏损环比有所扩大。考虑到后续长协煤签订率与履约率有望提高,叠加火电亏损面未有显著改善背景下上网电价有望维持高位,我们认为公司火电业务盈利能力有望持续恢复。同时,公司作为大唐集团旗下重要上市平台,可凭借火电与水电充沛现金流支撑公司新能源发电业务快速发展。目前,公司新能源装机规模与发电量稳定增长,随着公司新能源业务的不断发展,公司未来增长空间较为广阔。我们预测公司2022 年至2024 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4.98 亿元、53.04 亿元、63.74 亿元,对应EPS 为0.08 元/股、0.29 元/股、0.34 元/股,维持“买入”评级。

    风险提示:

    煤价上涨的风险:由于目前火电长协煤履约率不达100%的政策目标,因此火电燃料成本仍然受到市场煤价波动的影响。如果现阶段煤价大幅上涨,则将造成火电燃料成本提升。

    新能源装机进展不及预期的风险:新能源发电装机受到政策指引、下游需求、上游材料价格等多因素影响,装机增速具备不确定性,存在装机增速不及预期的风险。

    区域利用小时数下滑的风险:受经济转型、疫情反复等因素影响,我国用电需求存在一定波动。如果后续我国用电需求转弱,那么火电存在利用小时数下滑的风险。此外风电、光伏受每年来风、来光条件波动的影响,出力情况随之波动。如果当年来风、来光较差,或者受电网消纳能力的限制,则风电、光伏存在利用小时数下滑的风险。

    电价下降的风险:在深改委全面推进火电进入市场化交易并放宽电价浮动范围后,受市场供需关系和高煤价影响市场电价长期维持较高水平。如果后续电力供给过剩或煤炭价格回落、火电长协煤机制实质性落地,引导火电企业燃料成本降低,则火电的市场电价有下降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