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行业重大事项点评:双减落地 学科类培训进入转型调整期

类别:行业 机构: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姜娅/冯重光 日期:2021-07-24

  “双减”政策落地,与我们此前预期(市场悲观预期)基本一致,宣告K9 学科类培训机构进入漫长的转型调整期。同时,政策也对高中学科类机构和学前教育机构提出一定的规范和监管。未来学科类培训发展困难重重,建议培训机构转型政策更加鼓励的素质教育、职业教育以及教育科技等方向。

      7 月24 日,根据人民日报报道,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我们对文件的内容解读如下:

      一、预计本轮监管持续时间长,执行力度大

      根据意见中提到的工作目标(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长相应精力负担1 年内有效减轻、3 年内成效显著),预计本轮监管持续时间较长。

      “双减”作为重大民生工程,纳入各地重点任务,且建立追责机制,预计执行力度严格。意见提到,1)各省要把“双减”作为重大民生工程,列入重要议事日程,纳入省党委教育工作领导小组重点任务,确保“双减”工作落实落地;2)联合多部门(宣传、网信、工信、机构编制、发展改革、财务、人社、市场监管、政法、公安、人民银行、银保监、证监等部门)共同开展培训机构监管,明确各部门工作责任;3)建立责任追究机制。

      二、针对校外培训的监管政策与我们此前预期(市场的悲观预期)一致,主要影响包括培训机构数量、培训时间、培训价格的限制和禁止资本化。未来K9 学科类培训机构举步维艰,学前机构和高中学科类机构不再新批牌照。

      限制培训机构数量: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对原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改为审批制度,已备案的需要按照标准重新审批。

      限制培训时间: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

      限制价格、学科类培训需登记为非营利性:1)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收费项目和标准需要根据市场需求和培训成本进行公示,同时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2)禁止以虚构原价、虚假折扣、虚假宣传等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我们认为,“非营利性”的要求是对义务教育阶段培训公益属性的强化,从试点城市的政策推断未来不排除会对培训机构收费和定价进行调控,同时培训机构低价班的获客形式也将被禁止。

      严禁学科类培训机构资本化:1)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2)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3)外资不得通过兼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学科类培训机构。我们认为,可以参考2018 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民办幼儿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随后A 股秀强股份、威创股份等公司相继剥离幼教资产。本次政策较2018 年幼教行业监管更加严格,除了未来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上市外,还涉及到VIE 架构的合法性和已经违规的要进行清理整治,意味着已上市的机构或面临退市或者剥离学科类业务的风险。

      严格限制培训机构广告营销:禁止培训机构在主流媒体、新媒体、公共场所、居民区各类广告牌、网络平台刊登广告,禁止培训机构进校(中小学和幼儿园)开展商业活动,禁止利用中小学和幼儿园教材、教辅材料、练习册、文具、教具、校服、校车等变相发布广告。以上举措基本涵盖了培训机构主要的获客营销渠道,未来培训机构的获客难度或加大。

      针对线上培训机构:规范培训时间和学习方法(禁止搜题等软件使用),禁止境外的外教参与培训,对于依赖搜题流量或主打在线外教的机构影响较大。1)线上培训每课时不超过30 分钟,间隔不少于10 分钟,结束时间不晚于21 点,积极探索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合理控制学生连续线上培训时间。2)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不良学习方法;3)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

      针对非学科类培训机构:1)需要区分体育、文化、艺术、科技等类别,明确主管部门,分类制定标准、严格审批。2)严禁非学科类培训机构从事学科类培训。

      针对学前教育:1)不得开展面向3-6 岁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2)不得以学前班、幼升小衔接班、思维训练班等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下学科类(含外语)培训;3)不再审批新的面向学龄前儿童的校外培训机构。

      针对高中学科类培训机构:停止新审批牌照,并保留一定的政策指导窗口。1)不再审批新的面向普通高中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2)对面向普通高中学生的学科类培训机构的管理,参照意见有关规定执行。

      三、进一步丰富和强化校内供给,逐渐降低升学考试压力丰富强化校内供给:1)提升学校课后服务水平,保证时间,初中学校工作日晚上课开设自习班;2)加强线上教育资源和平台建设,免费向学生提供线上教育资源。

      增加初升高公平性和普惠性:1)提高中考命题质量,防止偏题、怪题、超标难题;2)提高优质高中招生名额分配比例;

      降低考试压力:不得有提前结课备考、违规统考、考题超标、考试排名等行为,考试成绩以等级制呈现。

      改变学校和老师的评价体系:严禁下达升学指标或以升学率评价学校和教师。

      “双减”工作成效纳入县域和学校质量评价,把课后服务、校外培训及培训费用支出减少等情况作为重要评价内容。

      四、部分城市实行试点,围绕压减学科类培训机构、丰富课后服务(提供兴趣类服务或引入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参与)和培训收费监管展开意见提出,在北京、上海、沈阳、广州、成都、郑州、长治、威海、南通进行全国试点,其他省份至少选择一个地市开展试点,试点内容包括:1)压减学科类培训机构。重新审核登记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逐步大大压减机构数量;2)丰富课后服务。鼓励有条件学校提供兴趣类课后服务,不能满足学生发展兴趣的,可引进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参与,由教育部门组织遴选,学校选择使用,并建立评估退出机制,不按规定的机构取消培训资质。3)强化培训收费监管,坚持公益属性,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机构收费纳入政府指导价管理,并对预收费进行管控,加强度培训贷款的监管。我们认为,主要试点城市多为学科类培训发达地区,对于政策实行的示范作用较强,未来不排除试点内容在全国范围推行。

      总结:K9 学科类培训进入漫长调整期,建议向素质教育等方向转型。未来K9学科类培训机构或将进入长时间的强监管时代,无论是经营发展还是资本化道路均被限制,同时学前教育培训和高中学科类培训也出现一定的监管风险,因此建议培训机构向政策更加鼓励的素质教育、职业教育、教育科技等方向转型。

      风险因素: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

      投资建议:继续建议投资人规避K12 学科类培训机构,观察后续配套政策的出台以及实际的执行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