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收深度报告:进出口专题 长短期量价分析

类别:债券 机构:东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李勇 日期:2021-05-11

  报告摘要

      对于短期出口而言,主要商品均由数量拉动总值增长:除去2021 年第一季度,2020 年中我国出口大多数商品一直由数量带动总额增长,同时我国出口数量主导占比呈现下降趋势。从商品占比来看,大多数重点商品由数量主导总值变动;从出口主要拉动商品来看,除去医药材及药品,纺织原料、自动数据处理设备的零件、附件和集成电路的出口总值增长也均与出口数量增长保持一致。

      对于短期进口而言,数量和价格对不同商品作用不一,我国进口数量主导比例一直在0.5 附近波动,整体而言数量稍占主导。从商品占比来看,数量和价格作用程度相当;从进口主要拉动商品来看,肉类(包括杂碎)和集成电路数量因素占主要影响因素,与总值同辐涨跌;原油由价格主导总值波动;铁矿砂及其精矿在2020 年8 月份前数量和总值同涨同跌,2020 年8 月后由于大宗商品价格增长带动总值增长。

      分国别来看,2020 年中我国主要贸易伙伴分别为美国、欧盟和东盟;美国、英国、东盟对我国出口总值拉动作用最大;“一带一路”叠加RCEP协议签订,东盟成为中国外贸的重点地区,为促进区域内经济恢复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

      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相比于往年,我国出口主要拉动商品中纺织制品和医疗器械及仪器出现了超预期增长,进口主要拉动商品受外部环境影响较少,波动保持在正常区间。历史上2003 年非典时期也出现了类似场景,病毒防护用品的大量出口带动了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的出口,实现了出口总值同比增长的峰值。但从非典后期数据逐步回归正常状态可见非常时期主要靠抗疫物资口罩等纺织制品拉动出口增长的态势或不可持续。

      对于长期出口而言,商品数量对出口总值变动做出了更大贡献。从指数来看,数量带动总值增长;从主要拉动商品来看,除汽车(包括底盘)外,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部件、钢材、成品油出口在早期均由数量主导增长,在后期由价格主导增长。长期而言,数量和价格对出口的决定作用因外部环境和商品所在行业特征而定。对于其他国家而言,从出口价值指数拆分结果来看,发达国家中美国2014 年前出口价值主要受到出口数量的影响,在2014 年后主导因素变为出口价格;英国、法国和德国均主要受到出口价格影响。新兴经济体中的印度和越南出口价值指数趋势变动均与出口价格高度一致。

      对于长期进口而言,数量和价格对商品总值作用不确定性较大。从指数来看,数量和价格作用程度不相上下;从主要拉动商品来看,除了汽车的进口总额增速变动主要受进口数量影响之外,原油、铁矿砂及其精矿和大豆的进口总额均与进口价格同步波动。对于其他国家而言,从进口价值指数拆分结果来看,美国除在2001-2004 年由数量主导外,其余时间基本为价格主导;越南近20 年间进口价值主导因素为进口数量。其他经济体包括日本、英国、法国、德国、韩国和印度进口价值主导因素均为价格。

      分地区来看,长期稳定在我国出口前3 位的经济体包括美国、欧盟和东盟;2011 年至2020 年十年间我国对东盟的出口增速十分可观。

      灰色关联分析表明我国主要商品中出口数量对出口总值变动做出了更大贡献,而后灰色预测GM(1,1)模型显示出集成电路进出口量将呈小幅上升趋势,我国进出口总额也将持续增长。

      风险提示:全球疫情形势不稳定,美国“疫苗外交”打压中国影响力,中国输入型通胀压力抬升,进出口超预期增长边际放缓,出口替代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