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宏观简评:新冠“战疫”对湖北经济的潜在影响

类别:宏观 机构: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易峘/梁红 日期:2020-02-20

近期湖北省的数据显示新冠疫情的传播开始得到有效遏制,且全国疫情缓和的趋势也日渐明朗。目前,湖北各主要城市仍处于严格管控状态——交通出入口严格限制、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除个别行业外大量企业暂时停产。本文尝试对湖北“封省”对本省及其他地区的影响做出分析。

    湖北严格的防控措施可能对当地经济活动产生短期冲击,同时可能通过供应链的“外溢效应”影响全国的农业、工业生产,具体来看:

    湖北本省经济活动受到短期冲击。省内服务业、尤其是“体验式”消费行业收入同比难免大幅减少——参照全国节后铁路、航空客运量下降9 成左右,湖北本省的降幅可能更大。除医疗外的第三产业约占湖北GDP 的46%1,其一季度产值大概率同比收缩。湖北省的工农业产值也会明显减速——回顾非典期间,2003 年2 季度GDP同比增速相对1 季度下滑2 个百分点,这次湖北当地的防疫隔离措施比“非典”时期严格,对增长的影响也会更大。直观测算,湖北一季度的“有效工作日”总数较往年至少将减少15 天(即节后延迟开工2 周或长时间),相当于一季度总工作日的四分之一左右。

    而与春节时期的“停产”不同,服务业春节“旺季”期间的产值比平时“淡季”更淡。

    湖北“封城”的外溢效应也可能对其他省市的农业、工业及物流行业产生一定的影响。“封城”期间,不仅省内运力下降(交运物流占湖北GDP 的4%),且作为陆运、空运及水运枢纽,湖北省的强力隔离防控措施短期对全国交运网络运作都会带来一定的“效率损失”。但由于其境内交通网尚可通行、加之交通部严令各地阻断交通网,随着湖北省外其他区域催促复工,“封城”本身对全国交通的影响可能将快速消减。另一方面,湖北作为工农业大省,在全国供应链中占有重要地位。湖北经济结构偏重工农业,其第一第二产业占GDP 比例为52%,超过全国的47%。同时,湖北第一产业GDP 占全国的5.4%、第二产业GDP 占全国的4.9%,是全国重要的工农业产品生产基地。

    分行业来看,湖北封城可能对部分农产品、汽车产业链、建筑、化工、家电、通讯、医药、纺织等产业造成短期冲击。一方面,湖北在以上部分行业中的体量较大、营业收入占全国份额较高,例如汽车及配件、食品饮料、水泥、纺服、医药等。另一方面,湖北在一些关键产品上有较大的市场份额,具体来看:

    湖北是水稻、猪肉、淡水动物、油料作物等农产品的重要生产地。

    湖北提供了全国25%以上的淡水虾蟹和芝麻,9%以上的稻谷、柑橘、茶叶和淡水鱼,另外提供全国5%以上的猪肉和鸡蛋。芝麻、稻谷一般在4 月后种植,受影响可能较小;上述其他农作物以及畜牧、养殖业受影响更为直接。

    湖北是部分化工、纺织原料的重要生产基地。湖北提供了10%以上的硫酸、农药化肥2、玻璃。另外,湖北亦生产大量布匹。

    湖北在汽车、空调、冰箱、通讯等产业链亦有重要地位。湖北生产全国20%的光缆、9%的汽车整车、9%的空调、6%的冰箱,同时当地还有一批汽车零配件生产企业、是中国多种定制汽车零部件的生产基地——湖北“停工”可能导致部分车企短期“零部件紧缺”。

    此外,湖北企业的现金流及还贷压力可能上升、省财政收支缺口或将明显扩大。具体看:

    1. 总的来看湖北企业偿债能力良好,但短期内现金流及还贷压力难免上升、尤其是“体验式”消费服务业、地产及部分上游制造业。从总量来看,湖北贷款余额/GDP 为113%(2018 年),低于全国148%的平均水平。此外,湖北信用债余额有限、且短期偿还压力不大:湖北3 个月内到期的信用债共270 亿、占其全部信用债余额的5%。从企业数据来看,历史上湖北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现金流状况好于较全国平均水平:2018 年湖北工业企业利息覆盖倍数为13,高于全国平均值8;在细分行业当中,除电子设备和医药外,其他各行业利息覆盖倍数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虽然如此,部分行业短期内仍将面临较大的现金流压力。一方面,“体验式”消费行业受疫情冲击最为明显,短期内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另一方面,地产企业的现金流短期内也可能承压。2019年湖北地产销售额共7,751 亿元、是中国第7 大地产销售省、占全国总销售额的5%。考虑到疫情防控需要,湖北地产交易市场恢复时间可能较晚,地产企业(尤其是业务集中于湖北地区的)可能面临较大的现金流压力。此外,经营杠杆较高、流动资产不足的工业企业短期内也会面临一定程度的流动性短缺,例如金属冶炼、化工产品、纺织服装、水泥等行业。

    2. 区域性中小银行暴露潜在风险的概率上升。中小银行的资产业务更为活跃,但负债端揽存能力相对较弱。中小银行3存款占湖北全部存款的45%,但中小行的贷款份额为49%、短期贷款份额为60%,与全国中小银行的份额大体一致。如果银行资产质量出现恶化,对于业务集中湖北、资产端更为活跃、揽存能力又较弱的中小银行,将面临一定的流动性压力。

    3. 地方财政收支缺口或将扩张。应疫情防控的需要,湖北境内大部分生产活动与房地产交易基本暂停,税收收入与土地出让金(二者占财政收入的约85%)短期内将明显下滑、财政收支缺口将进一步扩大。2018 年湖北省收支缺口(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4,560 亿元,其中1012 亿元由地方债融资补充、3548亿元由中央财政补助。另外,湖北地方债务负担水平处在全国中游、城投债务+地方债占财政收入的446%左右——简单测算仅债务利息压力就占本省财政收入的25-30%。弥补财政收支缺口的可能选择是加强中央转移支付力度、或加快地方债发行。日前,财政部再次下达8480 亿元地方债额度、加快地方债发行是短期度过难关的可行选项。

    虽然短期内,“战疫”仍是第一要务。但对湖北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和地区实施信贷、税收、社保缴费等政策方面的有力支持有助于维持本省实体经济和金融系统的稳定运行。

    为帮助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度过难关,中央出台了一系列纾困政策4,包括税收减免、专项再贷款等。2 月18 日,纾困政策力度进一步加强,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阶段性减免社保:2-6 月对全国中小企业免征社保、2-4 月对湖北外大型企业减半征收;同时,湖北所有参保企业2-6 月均免征社保5。根据我们的估算,社保减免可为全国企业减负约6000-7000 亿元,将有效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6。向前看,以下措施有助湖北进一步打开政策空间:1)财政方面,扩大湖北地方债额度以及中央对湖北的转移支付;2)货币方面,增加湖北的专项再贷款额度、提供定向流动性支持。此外,在战“疫”取得决定性胜利后,如当地政府能提供高质量的公共服务、解决企业实际困难,推动企业快速复工,将最大程度减少湖北“战疫”对全国和全球供应链的外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