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日报:全球延续宽松的经济环境

类别:宏观 机构: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黎敏 日期:2019-12-06

全球延续宽松的经济环境

    2019 年以来全球近30 家央行降息,新一轮全球货币宽松开启。

    美国自7 月以来已3 次降息,欧央行9 月进一步下调负利率水平,日本央行修改前瞻性指引为未来降息打开大门。中国、印度、土耳其、智利、墨西哥等央行均已开始降息。

    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东南亚地区经济下行压力过大。1)发达经济体方面,美欧日经济增速下行。美国经济增速放缓,投资、出口需求走弱,消费短期仍有韧性但薪资增速持续下行,库存、产能周期向下,企业杠杆率创历史新高,领先指标PMI 和OECD 综合指数下行,经济放缓态势确立,三季度GDP 同比2%,创2017 年1 季度以来新低;欧盟经济增长基本陷入停滞,主因全球贸易摩擦升级,德国经济失速,二季度经济增速零增长,工业生产指数连续14 个月负增长,英国脱欧负面影响显现。日本、韩国受外需疲软影响,出口暴跌、制造业持续疲软。2)新兴经济体发展分化,东南亚地区相对平稳,拉美地区经济下滑。以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地区,受益于全球供应链转移而出口大增,9 月越南出口同比达12.2%,较2018 年同期提高6.2 个百分点。拉美地区经济持续疲软,失业率居高不下,汇率大幅贬值。巴西8 月出口同比-13.5%,创2016 年6 月以来新低。中国内外需疲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三季度GDP6%,创1992 年来新低,迈向“5”时代。

    全球利率变化。由于美元在全球货币中的“霸主地位,全球利率和流动性变化主要受联储货币政策影响。2018 年联储加息节奏提速导致全球金融条件收的过紧,利率出现上行。利率上行通过两条渠道对经济产生抑制作用,首先利率上行导致对利率敏感的房地产销售和耐用品消费遭受打压。其次存货投资与利率负相关,因而利率上行也会造成存货投资承压回落。这是2018 年全球经济共振下行的重要原因。2019 年美国经济下行压力上升,海外风险加剧这促使联储货币政策迅速转向宽松,在8-10 月连续降息3 次,并从缩表转向扩表。

    这带动主要发达国家国债利率明显回落,利率回落又通过促进利率敏感部门以及存货投资而支撑全球经济。受全球金融条件改善影响,全球制造业景气度回升以及补库或将持续至2020 年上半年。

    首先安全资产受追捧,全球贸易问题导致的流动性宽松的环境,支撑金银价格的上行;不利于美元继续上行,但是支撑股指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