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研究报告:迈向碳中和系列二:能源转型

类别:债券 机构: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陈康/蒋佳秀 日期:2022-05-16

  报告摘要:

      在过去的50 年里,全球石油市场经历了三次主要的价格上涨,分别是因地缘政治事件导致的1973 年第一次石油危机及1979 年第二次石油危机,70-80 年代原油价格的上涨促进了能源消费组合中煤炭和天然气占比的提升,也推动了对页岩油和光伏等新能源的研究发展。“第三次冲击”

      发生在21 世纪初,受到强劲的新兴市场需求驱动,以更缓慢的方式发生。第三次油价冲击带来了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并在2010 年代开始对美国和全球的原油市场供给产生巨大的影响。

      欧洲是全球气候议题和新能源革命的主要推动者,与美国页岩油革命成功依赖于水平井压裂技术一样,新能源革命最终将取决于也只能取决于技术的进步,包括可再生能源、碳捕集利用、电网升级、储能、氢能、低碳生产技术等在内的技术进步对未来40 年实现能源安全和碳中和的目标至关重要。新能源和碳中和最终方案将是一套综合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并且各种技术之间将是互相关联的,例如可再生能源依赖绿氢和电池储能解决能源的季节和日间的不稳定性,而绿氢的经济性有赖于廉价可大量获取的可再生能源。

      此外,俄乌冲突对全球能源格局的影响可能比我们想的更加深远,这可能不仅仅是全球各国转向能源安全的加速器,也可能标志着能源领域重要的转折点。能源安全政策相比于气候政策的重要度提高,旧能源在经历了多年的资本开支下降后,俄乌冲突可能标志着资本开支增速的转折点,新能源的投资增速仍将进一步提高,但在全世界从旧能源向新能源转型的过程中,旧能源对能源安全的重要性也会有所提高。

      第二个转折点来自于欧洲对俄罗斯能源策略的转变,俄罗斯在全球能源出口份额最终的变化将取决于:1)全球其他出口商的新增能源供给;2)来自印度、中国等亚洲买家对增加俄罗斯能源进口的意愿;3)价格冲击下,全球能源需求下降的幅度。能源转型也将对全球能源供需格局产生深远影响,例如氢气可用于远距离运输,因而绿氢可以发展成为一个主要的全球市场,影响能源供应的地缘政治格局,中东和北非地区,拉丁美洲,澳大利亚和伊比利亚可能成为关键的清洁氢出口地区,中欧、日本、韩国和中国东部部分地区可能成为关键的进口地区。

      第三,能源成本是最基础的经济成本,石油美元体系的建立对美元全球货币地位的确立有重要意义,最终全球能源格局的转变甚至重塑将影响到经济社会各个领域。

      风险提示:地缘冲突超预期、传统能源投资不达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