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业产业链转移观察(下):出口结构与企业动态中的产业转型映射

类别:行业 机构: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陈骁/魏伟/郝博韬 日期:2024-04-19

平安观点:

    中国制造业产业链的转移,除了从跨境资本流动上体现为FDI 和ODI 的变化之外,也会表现在货物贸易的数据上。无论是外资回撤带来的偏低端产业转向海外,还是中资出海推动具有技术竞争力的中高端产业外移,都可能体现为出口结构当中相关商品出口的减少。因此,在本篇报告中,我们将通过拆解中国出口数据的结构性变化,来观察产业转移的状况,并进一步通过行业龙头企业近年来的全球化战略及出海布局,来捕捉微观层面产业转移的动向。

    从中国出口国别和商品的结构变化、全球贸易当中的中国出口份额变化情况,以及相关产业龙头企业的出海动态,可以得出,中国制造业产业向海外的转移实际上存在两种情况:

    一是不具备竞争优势的产业外移,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国内人口红利减弱、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情况下,已经不具备竞争优势;这类产业一方面是转移到东南亚劳动力成本偏低的地区,另一方面是回流到欧洲部分有产业基础的地区。这类产业的外移已经反映在中国近年来的对外直接投资和出口的结构性变化上。

    对于这类中国已经丧失比较优势的偏低端产业,外资企业回撤和中资出海建厂等活动,都可能造成这类产品出口的减少,但这符合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方向,是中国从产业链低端向高端迈进所必须经历的过程。中国为此可能需要承受短期出口份额的下降或局部岗位的减少。

    二是具备竞争优势的产业外移,以光伏、新能源车、动力电池为代表。

    其在国内产能过剩、受到美国制裁的背景下,有强烈地向海外转移产能的需要,同时也具备在海外布局产业链的能力。这类产业一方面也是布局到东南亚等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地区,另一方面则出于靠近终端市场的需要,布局在欧美部分区域。

    这类产业的外迁尚未体现直接投资、出口等宏观数据的变化上,这可能表明中国优势产业的转移和出海刚刚起步。不过,通过龙头企业的变化可以见微知著:对于中国有较强技术竞争力的中高端产业,由于国内产能过剩或国际制裁和贸易壁垒,选择将产能转移到海外,利用外需消化产能或规避风险的需求将持续增加。这一方面可能会造成相关产品出口的减少;但另一方面,产能出海之后的经营效益会表现为海外业务收入和利润的增加,利润汇回将带来国际收支当中持续的资本流入。

    总体而言,这两类产业主要都去向了两类国家:一是欧洲及其周边的部分国家(德国、意大利、法国、匈牙利、摩洛哥等),他们仍然拥有较好的工业产业链基础,产品具有全球竞争力,且拥有庞大的消费市场;二是部分亚洲具有人口红利优势的新兴经济体(越南、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等),他们具备更加廉价的劳动力,能够降低产业链成本。

    最后,在全球第五次产业转移的大背景下,中国凭借其自身制造业产业链的优势,在全球货物贸易中仍然具备较强的竞争力。

    无论是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外迁,还是优势产业的产能外移,体现的都是中国产业结构转型的成果,以及制造业产业链和相关企业自身的实力。从投资的角度看,我们认为,未来需要高度关注中国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及其龙头企业的动向,“出海”将会成为企业摆脱内卷、拓展市场,以及发掘第二增长曲线的重要手段,也蕴藏着丰富的投资机遇。

    风险提示:1)全球经济超预期下行。海外经济的超预期下行,一方面可能由于外需的变化影响中国出口的持续增长,但对中国出口份额的直接影响可能有限;另一方面这可能影响我国企业在海外的经营效益,进而拖累相关企业的整体利润增长。

    2)出海目的国的政策环境变化。当前中国部分优势行业的龙头企业积极出海拓展市场,但若企业对外投资和出海目的国收紧外资政策,甚至有针对性地对中国资本收紧(例如印度2020 年以来收紧对中国投资审查的政策),则可能对企业海外的投资与经营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3)地缘政治冲突恶化。中国主要贸易伙伴及企业出海主要目的国,若出现地缘政治环境的恶化,甚至爆发地缘政治冲突;可能影响当地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进而对双边贸易造成负面影响;同时,地缘政治事件对经济增长的冲击,则可能造成企业经营环境的恶化,对企业出海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