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机械军工行业中期投资策略:赛道高景气 关注高端装备带来的成长机会

类别:行业 机构:首创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曲小溪/黄怡文/郭祥祥 日期:2022-07-05

  布局新能源装备正逢其时:锂电设备、光伏设备、风电设备目前处于高景气水平,下游需求和技术迭代双重驱动上游设备企业订单和业绩双增。下游动力电池厂商2022 年扩产积极,海外电池厂商开始发力,头部锂电设备企业出口逻辑逐步兑现;碳中和及能源安全背景下,光伏行业未来新增装机仍将维持稳定增长,同时N 型电池渗透率提升,新增装机+技术迭代确保光伏设备行业仍将保持高速增长;十四五期间,风电装机将实现大幅提升,海上风电弹性大于陆上风电,2022 年是海风平价元年,沿海省份十四五规划海风新增装机超过50GW,风电设备受益。

      锂电设备:锂电设备企业依然是成长性最高的专用设备赛道。重点关注两条投资主线:(1)和头部动力电池厂商绑定的设备企业。虽然国内电池扩产正加速进行,但是头部产能扩张规模大,设备采购需求高,因此和他们绑定,才能享受到行业红利;(2)看好国内二、三线设备商。从招标情况来看,二、三线设备商在专机细分领域竞争力较强,业绩弹性高。

      光伏设备:光伏设备因下游技术迭代,更新周期加快。光伏行业技术持续进步,迭代速度加快,已由常规铝背场 (BSF) 太阳电池技术转向背钝化 (PERC) 太阳电池技术、由砂浆切割技术转向金刚线切割技术、由多晶硅太阳电池转向单晶硅太阳电池,现在向大尺寸、薄片化进步,N型电池渗透率在逐步提升,各大厂商纷纷布局加码N 型电池。每一轮变革背后,设备企业是各项技术变革的参与者,起着关键作用。设备研发、试产、批量出货要经历较长时间,因此建议关注前瞻性布局、具备核心竞争的设备企业。

      风电设备: 无惧短期扰动,优选高壁垒环节设备商。2021 海上风电经历抢装潮后,2022 年招标价格和招标量都有不同程度下滑,但是从中长期看,海上风电新增装机预期依然很高,十四五期间保守新增装机超过50GW。海上风电从近海向深远海发展,离岸距离和水深不断向外突破。

      虽然在海风平价背景下,风电产业链各环节都有所承压,但是长期而言成长性依然较高。推荐在风电零部件环节有望实现国产替代和壁垒较高的厂商。

      军工板块上半年表现:估值调整,增长延续。申万国防军工板块2022 年以来下跌20.4%,在全部申万一级行业中排名第29 位;中证军工指数当前估值为54 倍,处于历史PE 的10%分位值。另一方面,一季度军工行业延续了2021 年的高景气度与业绩增速。申万国防军工板块2021 年实现营业收入总额5169 亿元、同比+13%;实现归母净利润总额309 亿元、同比+11.6%。22Q1 实现营业收入总额1047 亿元、同比+11.8%;实现归母净利润总额75 亿元、同比+16.3%。

      航空装备发展最好时代,民参军发挥市场活力。我国国防费近年来稳步增长,但整体国防支出及占GDP 的比重仍大幅低于美国,军机数量与代际存在差距。“十四五”时期将是航空装备高速发展的最好时代,预期航空装备费增速将大于整体装备费增速。航空工业是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着力点,航空产业形成“小核心、大协作”的发展格局,民营企业建立“锻件生产—零部件加工—部组件装配”的全流程配套关系成为行业发展趋势。

      航空工业强化向外产业融合,有序放开非核心制造能力,以军工央企为主的国有企业发挥产业链引领作用,民参军充分发挥市场活力,配套保障与供给能力持续提升。

      主机厂合同负债+预收款项验证,航空产业链增长将持续兑现。业绩传导有效,从主机厂与发动机系统,到机体系统与零部件,再到上游原材料板块,全产业链景气度确定性强。主机厂关注中航沈飞、中航西飞、洪都航空、中直股份、航发动力;机体系统关注中航机电、中航电子、航发控制、北摩高科;航空锻件与零部件关注中航重机、派克新材、航宇科技、三角防务、爱乐达;金属材料关注抚顺特钢、西部超导、宝钛股份、钢研高纳、图南股份;复合材料与特种功能材料关注中航高科、光威复材、中简科技、华秦科技。

      外贸叠加练兵备战,精确制导武器需求旺盛。精确制导武器突出的国防价值,使得其在全球军贸市场中占据重要一席。中国导弹在2012-2016 年的军贸销量较前五年增长了103%,市场份额逐年提升。俄罗斯是传统导弹军贸大国,俄乌战争期间其精确制导武器大量消耗,外贸或存压,这给中国精确制导武器外贸带来了更多机会。2022 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全面深化练兵备战, 坚定灵活开展军事斗争” 。练兵活动期间精确制导武器弹药消耗将大幅增加,开展军事斗争则对武器弹药的库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精确制导武器的国内需求将保持快速增长态势。推荐关注雷电微力、高德红外、新雷能、铂力特、宏达电子。

      风险提示:下游需求不及预期;原材料价格上涨;疫情反复对宏观经济环境造成影响的风险;新型号研制进展不及预期的风险;军贸业务短期难以走出疫情影响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