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宏观经济回顾与展望:疫情改变人口流动了吗

类别:宏观 机构: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陈至奕/孙金霞/王仲尧 日期:2022-07-04

  研究结论

      上海等城市本轮疫情已接近尾声,受到冲击的若干城市也逐步恢复正常运转。值得注意的是,奥密克戎变异株潜伏期短、病毒传播能力更强、传播速度更快,具有更强的免疫逃避能力,对于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来说,这一特征提高了防疫难度,可能导致人口外流,原因有两方面,一是疫情及其防控对餐饮、文旅等线下接触式服务业产生了较大冲击,相关企业劳动吸纳能力减小,导致从业人员选择离开之前工作的城市,二是在防疫难度提高的背景下,居民可能倾向于流入人口密度更小的城市。我们不妨利用百度提供的人口迁徙指数观察各个城市的人口变化。这一公开数据提供了2022 年每日排名前100 的城市的迁入、迁出指数。

      深圳与广州:2022 年3 月13 日,深圳发布通知,从3 月14 日凌晨开始全市社区小区、城中村、产业园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停止一切非必要流动、活动;3 月20 日深圳发布通报,宣布21 日起全市公交、地铁全面恢复运行,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生产经营单位等恢复正常工作秩序和生产经营。相对来说,广州虽然也存在疫情的困扰,但封控的程度不及深圳。从数据来看,解封后的4、5 月,深圳人口呈现净流出,流出幅度高于广州,之后的6 月,广州呈现净流入,深圳依然呈现为净流出。

      上海与北京:3 月27 日晚间,上海发布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新一轮切块式、网格化核酸筛查,其中浦东和浦西的分批封控;5 月17 日,上海防范区涉及人口数已有约1980 万人;6 月1 日迎来了全面复工复产复市。北京在本轮疫情中同样受到冲击,4月末到5 月,以及6 月中旬分别出现小高峰,但封控的范围和时间长度较上海缓和。从数据来看,封控中的4 月上海流出几乎为0,(部分)解封后5、6 月均呈现为净流出,而北京的表现明显更为平稳。

      西安与长沙:西安疫情主要在去年年末发酵,12 月累计新增超过1000 例,今年1月24 日被调整为低风险地区;毗邻省份的省会城市长沙在本轮疫情中表现较好,基本保持0 或个位数新增的状态。数据显示,西安与长沙在今年1、2 月份都呈现大城市春节的典型特征,即先流出,后流入,但西安流出幅度更大,流入幅度更小,之后的月份,西安也呈现为更大规模的净流出。

      长春、沈阳与哈尔滨:东北三省省会城市中,长春受到的负面影响最大。3 月11 日长春市范围内启动三轮全员核酸检测,期间机关居家办公,企事业单位停止运营;停止一切非必要流动,全市小区(村)、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封控持续到4 月末。数据显示,长春在封控基本解除后,出现了人口的净迁出。相比长春,沈阳走出疫情的时间更早。4 月12 日沈阳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即发布通告,全市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生产经营单位等有序恢复正常工作秩序和生产经营,公交、地铁、有轨电车等公共交通分步有序恢复运营。相应地,沈阳的人口净迁出较长春提前。

      尽管封控结束往往伴随着人口净迁出,但这一情形收敛速度较快,我们认为,中长期主导因素仍然是区域与产业规划:(1)以上城市的数据显示,进入6 月以后,受到疫情冲击的城市和可比城市在人口净迁入/出方面已经十分接近;(2)受制于数据可得性(2020、2021 年的迁徙指数仅公布春节与国庆假期),难以考察武汉等城市解封后的情况。但2021 年人口数据显示,该年人口增量前5 名的城市分别是武汉、成都、杭州、西安、南昌,其中武汉2021 年新增人口超120.12 万人,在全国位居第一。值得一提的是,2020 年郑州常住人口首次超越武汉,成为中部地区常住人口最多的城市,但到2021 年武汉实现反超,印证了当地产业布局(如光谷的创新科技企业)的吸引力,这也意味着,疫情等短期因素带来的人口流动,从中长期来看不及区域与产业规划等因素重要。

      风险提示:疫情最终走向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对我国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提出了严峻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