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改变中国系列四:CCER:碳市场的左辅右弼

类别:行业 机构: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研究员:庞天一 日期:2022-01-14

我们在碳中和改变中国系列三中详细梳理了碳税、碳排放权交易和碳信用三种主流的碳定价机制,并对其在全球范围内的应用做了简单回顾。碳税与碳排放权交易更加偏向对高碳排放企业的约束,而碳信用机制则侧重对减排项目的鼓励。

    三类碳信用机制分别有着不同的应用。1)以清洁发展机制和联合履约机制为代表的国际碳信用机制签发了全球目前约四分之三的碳信用(CDM,55%;JI,22%),其主要买家是被纳入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的企业;2)以GS 和VCS为代表的独立碳信用则备受做出净零排放承诺的企业的青睐;3)区域和国家碳信用则主要应用于辅助各地方碳市场的履约,为企业提供多种选择。

    CCER 是碳信用机制在我国的重要实践。2002 年-2012 年是国际碳信用CDM机制在我国发展的黄金十年,2012 年欧盟不再接受来自中国的CDM 项目后逐渐淡出历史舞台,同年,中国的国家碳信用机制CCER 应运而生。在CCER机制运行的5 年中,发改委公示2871 个CCER 审定项目,备案项目861 个,获得减排量备案的项目有254 个,其中可再生能源项目(风、光、水)的比重超过七成。2017 年,由于交易量小和市场不规范等问题,国家发改委暂停了对CCER 项目的审批,至今仍然没有恢复。

    风电和光伏项目的度电增收最高。在我们对254 个签发项目中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的上网电量和签发吨数取平均后发现,在假设CCER 20 元/吨的情况下,风电项目的度电增收为0.0177 元,光伏项目的度电增收为0.0171 元,水电项目的度电增收为0.015 元,垃圾焚烧项目的度电增收为0.013 元。垃圾填埋气项目、林业碳汇项目亦可获得利润增厚。

    CCER 短期内将呈现供不应求局面。碳交易市场试点时期,各地方碳交易所发放的配额过剩,导致企业仅需要配额即可履约,CCER 呈现供过于求的局面。

    2021 年7 月,全国碳交易市场正式启动后,首批纳入交易的2225 家发电企业年平均排碳量超过40 亿吨,按照5%的抵消上限比例,CCER 的需求将超过2亿吨每年,而目前已签发的CCER 吨数仅为5300 万吨/年,供不应求。随着钢铁、有色、建材、航空等高能耗行业逐步纳入全国碳市场,CCER 的需求量将进一步抬升。一旦CCER 项目的备案正式恢复,供给也会相应的增加。依据暂停前的审核速度,我们预计供不应求的局面会维持两年左右,到十四五结束,CCER 的需求量有望突破5 亿吨。

    行业投资评级与投资策略。可再生能源方面,建议关注新能源运营商太阳能、三峡能源、吉电股份、晶科科技、龙源电力、大唐新能源、节能风电等;固废领域,短期来看,垃圾填埋仍是我国垃圾无害化处理的主要方式之一,建议关注垃圾填埋气发电龙头百川畅银,长期来看,垃圾填埋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高于垃圾焚烧,预计垃圾焚烧将逐步取代填埋,建议关注瀚蓝环境、旺能环境、光大环境、伟明环保、上海环境、绿色动力和三峰环境;林业碳汇方面,建议关注岳阳林纸和福建金森。

    风险提示:CCER 项目备案重启不及预期;CCER 交易规则及方法学出现重大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