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研究:G20峰会要关注什么?

类别:宏观 机构: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李超/孙欧/张迪/张浩 日期:2021-10-22

  报告导读/核心观点

      全球经济走向滞涨的背景下倒逼全球加强合作,G20 窗口期各国可能达成重要共识。

      一方面明确在疫情未得到完全控制前各国不做大规模政策退出;另一方面可能减缓碳中和推进进度保障能源供应缓解通胀压力。美国当前的政策重心同样是用非货币政策手段缓解通胀压力,在此背景下,10 月末G20 峰会至11 月均是中美两国元首接洽的重要时间点,中美贸易关系可能边际缓和。通胀压力减缓后对国内货币政策制约减小,我们认为,2021 年中国下半年信用收缩之后经济下行压力逐渐增大,G20 后我国可能有进一步货币宽松政策出台,无风险收益率继续下行并带动科技成长股发力,形成股债双牛。

      全球经济走向滞胀倒逼各国走向合作

      疫后全球经济复苏力度趋缓,通胀压力高企,全球经济走向滞胀。我国是重要的商品生产国和出口国,但受国内双控政策的影响,供给收缩推升商品价格上涨,我国通胀或进一步向外输出;当前美国面临更为严重的通胀危机,国内财政货币政策已过度使用,与中国脱钩或将进一步加深国内通胀压力,因此在部分外交问题上已趋于缓和,全球滞胀倒逼各国走向合作。2021 年G20 峰会的主题是“人、星球、繁荣”,这在当前全球显著面临供给短缺、通胀压力持续上行的背景下,更具现实意义,G20 成员需要加强合作以应对共同挑战、实现共同繁荣,我们预计G20 峰会有望达成更多共识。

      美国政策重心是用非货币政策手段降低通胀

      短期美联储的重点可能仍在稳增长,缓解通胀压力的抓手可能主要通过拜登的国内政策调节以及外交斡旋。一是继续向OPEC 施压要求增产。8 月以来美国已两次向OPEC 施加压力但暂未收效,未来美国可能在这一领域向沙特持续施压。二是加速伊核协议的谈判进程。如果伊朗重返协定同时美国原则上同意取消特朗普任期内施加的所有制裁,伊朗的石油出口将逐步修复缓解油价上行压力,预计带来的新增产能将超过100 万桶/日。三是在贸易领域与中国局部缓和。美方存在通过降低关税缓解国内通胀和资本开支中间品压力的诉求,10 月末的G20 峰会至11 月均是中美两国元首接洽并推动中美关系缓和的重要时间点(12 月起敏感事件增加,较好的谈判窗口可能位于12 月前)。四是加速美国港口运行缓解供应链压力。洛杉矶港与长滩港已转为“7 天24 小时”作业模式,加速处理积压港口货品,缓解美国国内供给压力。

      G20 共识猜想一:疫情没完全控制住前不做大规模政策退出新冠疫情催生百年未有之大宽松,各国实施了空前的一系列对冲性政策,以实现防范疫情恶化、稳定金融市场、推动经济修复等目标。中国在抗疫和经济修复阶段的突出表现,使得我国的政策选择具备较强参考性,730 政治局会议要求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侧面反映出在疫情未完全可控情况下,我国仍担心提前进行大规模政策退出可能对现有经济修复成果产生二次冲击。全球范围内看,各国经济修复基础、劳动力部门和企业资产负债表修复等仍面临挑战,需要相对积极的政策环境防范次生风险。综合来看,我们预计G20 将达成的共识一:

      疫情没完全控制住前不做大规模政策退出。

      G20 共识猜想二:减缓碳中和进度保障能源供应全球碳中和方向不会改变,但我们认为,结合经济实际情况,在特殊阶段适当减缓碳中和进度有助于更好地实现碳中和,G20 峰会或是各国重新微调碳中和进度的重要节点。碳中和进度的减缓可从供需两方面减轻能源短缺压力:从能源供给方面来看,为缓解当前全球能源紧张局面还需依靠传统化石能源扩大供应;从能源需求方面来看,不搞新能源建设大跃进避免短期内大幅拉升传统能耗需求。

      中国货币政策宽松工具后移至G20 之后

      我们认为中国货币政策宽松工具大概率后移至G20 之后,这是考虑到在G20 会议多边博弈和制衡中保留政策子弹,以便更具主动性。G20 会议后,不论从各经济体可能形成一定政策共识的角度,还是从我国经济自身基本面运行的角度,我国年内大概率仍有宽松货币政策工具落地。随着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货币政策首要目标正在逐渐切换至稳增长,后续大概率仍有降准及定向降息。预计央行四季度可能再次通过降准置换部分到期MLF,宽松工具后移至G20 之后,11 月降准的概率较大。对于定向降息,主要关注碳减排货币政策工具,预计四季度将会落地,央行目前已基本完成对碳减排货币政策工具的设计工作,预计其本质将以再贷款形式投放,采取较低利率为银行支持企业碳减排项目提供定向资金支持,属于定向降息。

      G20 之后减慢双控节奏,大宗价格压力逐渐缓解若G20 峰会全球协同稳步推动碳中和达成共识,全球运动式减碳得到纠正,我国能耗双控节奏也有可能放缓。例如,我国可以将能耗双控指标的考核周期拉长,以两年甚至五年的时间维度去评价各地方政府的能耗强度和总量的目标达成情况,这样将极大缓解近期大宗商品的供应紧张,尤其有利于电解铝、水泥、化工品等高耗能行业的供给修复,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攻的压力也将逐渐缓解。

      风险提示:G20 各方利益分歧较大未达成一致,并出现进一步对抗性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