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银行(000001):重启对公 乘势而上 未来可期

类别:公司 机构: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马鲲鹏/杨荣/李晨/陈翔 日期:2021-10-22

  事件

      10 月21 日,平安银行举办了2021 年对公暨风险开放日。

      简评

      1、以综合金融及科技赋能两大抓手,最大化发挥杠杆+乘数效应,快速做强对公业务。

      全面发挥综合金融优势,赋能全新对公业务。平安银行通过“团金+投行+行业银行+交易银行”的四位一体的紧密架构,充分利用集团投融资源以及牵头组织的行业事业部的差异化优势,为公司客户提供更全更完整的全链条金融服务。开放日上,平安银行以复杂投融为切入点,就其在交通物流、地产、车生态、电子信息、绿色金融、医健文旅六大行业生态介绍了各事业部如何紧密联动服务客户。

      新对公业务不再只局限表内贷款业务,而是利用好集团双轻资源,以杠杆式提供最大化客户服务能力,做大客户AUM+LUM。

      在此模式下,对公业务不仅带来更多贷款,并且在存款、中收上均获得快速增长。存款方面,公司存款日均规模突破2 万亿,同比增长8.8%,对公存贷比仅47%,显著低于同业;同时沉淀更多活期存款,活期日均规模同比增长23%,活期占比34%,占比同比上升4pct,存款平均成本率同比下降25bps。中收方面,集团投融项目规模快速增长,预计今年全年达到4860 亿,同比增长20%;前三季度复杂投融规模超9400 亿元,其中投行、银团、并购占比分别为61.2%、14.7%、4.8%,预计年末将达1.2 万亿。

      依托数字银行、生态银行、平台银行“三大名片”,以星云物联网、开放银行、数字口袋为抓手,科技赋能公司业务。平安银行开放日上提出要打造一家科技感十足的公司银行,去年作为首家发射物联网卫星的金融机构,平安银行在对公业务上迈出的步伐比同业更远,意在构建上有卫星、下有物联网、中有数字口袋和数字财资的开放银行数字服务生态。平安银行颠覆传统商业银行服务公司客户模式重新定义交易银行,借助物联网触达客户即时数据提升产能,在支付结算、供应链金融、票据业务、跨境离岸及财资管理等业务上为客户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平安银行以互联网理念,以数字平台切入用户,挖掘价值用户转化为客户,再最终转化为收益。

      2、资产质量由负到正,风险管理已成为平安银行的核心竞争力。

      零售战略转型已经进入2.0 阶段,平安银行在此时点提出重启对公。然而今对公非彼对公,2016 年以前平安银行对公风险文化激进导致过去不良率高企,一度超1.7%。2017 年后,平安银行主动管控退出高风险业务领域,加快不良贷款核销出清。截至3Q21,平安银行不良率已降至1.05%,较2017 年压降40%;逾期60 天以上贷款占比降至0.85%,较2017 年压降73%;拨备覆盖率升至268%,较2017 年提升超100pct。平安银行资产质量跻身股份行前列,由劣势转换为优势。

      资产质量优越的成绩背后,是一套“体制+机制+队伍+平台”有机结合的风险管理体系,这是2016 年以前发展对公业务所没有的,也是平安银行重启对公风险上的核心防线。成效上,平安银行对公客户已经更新过半,新客户不良率仅0.8%,3Q21 平安银行对公不良率为0.89%,优于银行整体不良率,对公不良生成率仅0.26%。

      优秀的风险管理体系下,平安银行提前预判主动管控,在过去房地产企业债务危机中,平安银行通过设立白名单、上线特定风险工具及建立城市风险模型,将房企风险敞口缩至最小,在房企债务暴露前已经提前退出或大幅压降敞口,而有的根本没有进入。3Q21 平安银行逾期贷款、关注贷款有所上升,主要是个别大户宝能资金链的流动性问题,平安银行风险管理系统早在年初已经提前预警,已经足额计提拨备包括在全年风险预算内,不影响全年经营指标,且抵押物覆盖率充足,最终风险敞口预计不大。

      3、盈利预测及投资建议

      经过对公做精战略调整,平安银行零售转型深化,资产质量由负转正,为重启对公奠定有利条件和坚实基础。接下来,平安银行将持续践行对公业务“3+2+1”经营策略,构建对公业务“AUM+LUM+平台”经营模式及“业务+科技+风险”的一体化管理机制,充分发挥综合金融加科技能力优势,快速做强对公业务。同时平安银行三季报业绩超预期,零售转型第二阶段持续发力,以综合金融为独特优势的财富管理逻辑依然强劲。我们预计2021-2023 年归母净利润增速为31.0%、31.5%和32.1%,当前估值1.18X 21 年PB,目标估值2.0X 21 年PB,对应33.8 元/股,维持买入评级和银行板块首推。

      4、风险提示

      公司主要面临以下风险:1)宏观经济大幅下滑,引发银行不良风险;2)全球疫情出现超预期反弹,国内外政策发生变化;3)零售转型进度不及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