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2021年4季度:中美“以我为主”货币节奏变化在即

类别:宏观 机构: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许冬石 日期:2021-09-24

中国经济确定回落,美国经济拐点出现中国生产、消费、投资同步数据已经确定下行,同时美国经济高位回落,拐点已现。

    4 季度全球宏观需要关注的3 个问题4 季度全球经济环境仍然较为复杂,各国央行处于态度变化阶段,地缘政治在4 季度会不时冲击经济。4 季度来看,需要密切关注:(1)新冠疫情的变化;(2)全球通胀的形势;(3)全球央行的变化,主要是指美联储和中国央行,美联储缩减QE 的节奏以及中国央行对信用收紧的态度变化。

    美联储4 季度确定缩减QE 美国通胀出现拐点,就业受到变种病毒影响,但就业先行指标健康。美联储确定在11-12 月收紧QE,收紧QE 的步伐仍然是缓步的,预计在10-12 个月后结束QE。正式收紧QE 会带动美元指数上行,压低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各种金融资产波动幅度加大。对金融资产价格造成更大冲击的美联储加息。

    中国货币环境悄然变化央行层面的信用扭转可能已经到来,823 信贷形势分析会议可能带来信贷增速的稳定。央行9 月份发放3000 亿支小再贷款。

    货币环境变化仍然是缓慢的,央行仍然强调保持金融市场稳定,4 季度或者明年1 季度的降准仍然是政策选项。

    供给侧在4 季度很难改变,仍然会影响资产价格和产业逻辑受到限产影响的产品在4 季度价格仍然可能上行。4 季度“双减政策”仍然影响产品价格。PPI/CPI 剪刀差极值下,价格溢出效应显现,对下游行业生产压制加大。

    政策变局来自哪里?政策层面仍然没有放松,碳排放、双减政策、教培改革以及房地产金融限制仍然没有放松。政策层面的改变来自于:(1)经济的快速回落,GDP 当季增长跌破6%:;(2)财政收入大幅下滑,财政困难是经济政策改变的最直接的原因;(3)就业出现困难,现阶段我国就业保持仍然较好,建筑业景气度较高;(4)金融资产出现大幅动荡,这种动荡会短时的改变政策执行的力度。

    我国政策从层面的信贷放松需要等到2022 年上半年4 季度末的政治局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能会给出更明确的答案,但更多的改变可能要延续至2022 年1 季度或者2 季度。央行现阶段仍然以稳定为主, 4 季度的资金缺口可以用财政支出、MLF 续作、拉长时间的公开市场操作等方式弥补,降准虽然不是必须,但仍然存在可能性。

    主要风险:新冠疫情再暴发以及新冠疫苗失效的风险、房地产金融违约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