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略甜点11:从“神十二”看中国高端制造前景

类别:策略 机构: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荀玉根/李影 日期:2021-09-23

  我国航空技术位列世界前列,但仍不及美国。根据8 月2 日《财富》杂志发布的2021 年世界500 强企业榜单,我们梳理出来了13 家主营业务为航空航天的企业,其中美国独占6 家,中国有3 家,相对而言美国依旧是当之无愧的航空航天技术强国。具体而言,在世界500 强企业榜单中美国航空航天技术公司包括通用电气公司、洛克希德〃马丁、波音、雷神技术公司、通用动力、霍尼韦尔国际公司,而中国包括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可见中国航空航天技术处在世界前列,但是与美国仍有一定差距。

      美国积极推动军民融合政策。自二战以来美国一直是全球航空航天技术强国,其也长期积极推动军转民政策,帮助军工科研所将国防科技成果转向私营企业。1974 年,美国成立联邦实验室技术转移联合组织,涵盖700 多个大型研发实验室,尝试技术上的转移应用。自冷战结束后,国防开支逐步削减,军工产业产能过剩问题开始凸显,为此军民融合进一步加速。1994 年美国国会技术评估局在《军民一体化的潜力评估》中,首次提出“军民融合”,构建国家科技工业的基础,具体采取的方式包括政府间接推动并购重组,出台补贴政策,放开军用技术使用权限等。在这些政策推动下,美国不仅出现了波音、通用动力等一批优质的航空航天技术巨头,而且电子、计算机等行业飞速发展,引领了第三次科技革命,奠定了美国高端制造技术强国的地位。

      2015 年我国也将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指出“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是我们长期探索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协调发展规律的重大成果,是从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出发作出的重大决策。”2017 年7 月国防科工局宣布启动首批41 家军工科研院所转制工作,这标志着军工科研院所改革进入最为关键的实施阶段。但是,目前我国军民融合程度还不够,相关法律法规也还不太健全,以航空制造业为例,航空器研发初期需要投入的基础成本与之后生产阶段的追加成本较高,设备投资占用资金量较大,而且军品订货时间间隔较长,存在专用设备和人才等浪费的现象,相较于能够无偿获得国家科研经费资助的军工企业,民营企业大多是自筹资金,自主研发并自负盈亏,从而民营企业“参军”门槛也较高。

      目前我国高端制造规模逐步扩大,但是大而不强。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由2004 年的6665 亿元增加至2020 年的47274 亿元,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中的占比由10.1%提高到了15.1%,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金额占比由2000 年的15.0%上升至2020 年的30.0%。但是,我国高端制造依旧薄弱,面临大而不强的窘境。根据中国工程院等发布的《2020 中国制造强国发展指数报告》,从规模、质量、结构等多个指标综合看,中国制造业整体水平处全球第四,处美国、德国、日本之后,分项指标看规模指标位列第一,但质量及结构指标仅列第七和第四位。最近“缺芯”潮等事件暴露了中国制造业在关键卡脖子领域的弱势,中国制造业面临大而不强的窘境,在半导体、精密仪器等仍主要依赖进口。未来随着我国军民融合战略逐步推进,叠加国内体制引力、庞大市场需求、工程师红利等诸多优势,我国高端制造发展潜力巨大。

      风险提示:军民融合程度不高,短期难以突破卡脖子关键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