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周报:港股通资金为何如何凶猛

类别:宏观 机构:银河期货有限公司 研究员:万一菁 日期:2021-01-28

  近期,港股通火暴,大量资金通过港股通流向了香港,实际上,港股通的南下资金从去年下半年已经出现了火热的趋势。

      我们比较了港股通下和陆港通下净买入资金,不难发现,从去年2 月开始,港股通净买入资金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回升,在以后的多数月份中,特别是从三季度开始,港股通净买入资金是超过陆港通净买入资金的。

      从国际收支的数据,也可以说明这一点,我国去年国际收支中证券投资项下的股票投资子项除了2 季度出现顺差外,1 季度和3 季度均出现逆差的。证券投资项的顺差主要是因为债券投资子项的顺差,而一季度和三季度的股票投资子项是逆差的。

      港股通火爆后,对其原因有不同的解释。如中移动等美股ADR 被限制交易、可通过港股通投资港股的基金大幅增加等。但其根本原因是相对于大陆的股市,港股是个价值洼地,再加上人民币的升值,港股的投资洼地更加具有吸引力。

      对此,笔者在年度报告《2021 年权益市场宏观运行环境》一文中已经进行了分析:从反映了同一公司股票A 股对H 股的溢价程度的恒生AH 股溢价指数看,恒生AH 股溢价指数发布2007 年7 约9 日报收的点位是133.24 点,尽管该指数在2010 后曾经跌破过100 点,但近年来,该指数总体呈现再度回升之势头。在2020 年11 月底,该指数报144.08,并在年内创下149.37 点历史新高。而2019 年底该指数为127.12,2018 年底为117.15点。目前,该指数为在133.43 点。

      数据显示,目前103 只同时上市AH 的股票中,全部A 股均对H 股具有溢价水平,其中,溢价率高于30%有95 只。

      笔者在年度报告《2021 年权益市场宏观运行环境》一文中还专门提到了去年在央行网站上发布了题为的工作论文——《A 股相对于H 股和ADR 价差分析》,文章认为,内地市场和境外市场存在着分割,分从微观、中观和宏观层面多类因素影响投资者估值,影响AH 股和A-ADR 溢价。这些因素包括宏观面的预期汇率和市场开放程度,中观面的市场情绪,微观面的股息率、流动性不足、投机动机和信息不对称等,其中,微观因素的重要性高于宏观与中观。文章建议发债机构投资者;合理设定境内外股票的股息率;发展机构投资者,降低投机动机;提升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水平和稳定汇率预期;发展融资融券等加强A 股市场规则向国际市场规则靠拢的措施,提升A 股市场的国际化程度。此文作为工作论文在央行网站上的发表显示出有关方面相当重视A 股开放趋势下的AH 股和A-ADR 之间的溢价问题。

      因此,我们要从更高的层面认识到港股通下资金的活跃,这其实首先是有关方面推动资本市场国际化的结果,在资本市场开放的条件下,资本流动一定是双向的,是从价值高地流向到价值洼地;其次,这是资本市场机构化的结果,大量的证券投资基金的成立将迫使它们寻找新的价值洼地,特别是当大陆的估值偏高的情况下。

      在新的情形下,更多可以投资港股通的证券投资基金将成立;三也是推进资本市场法制化和市场化的结果,原来大陆市场炒作概念、炒作壳资源等,操纵市场的案例也比比皆是,随着市场化和法制化建设,价值投资已经深入韧性,更多的资金将寻找价值洼地,注重投资价值。

      历史上看,曾经出现过几次投资港股浪潮,但均是昙花一现。但是,这次可能有所不同,南下资金和北上资金的纵横交错可能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常态。同时,我们要注意港股通下资金大举南下对大陆市场的估值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