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三次“抱团”对A股的启示:投资核心资产实现长牛超额收益

类别:策略 机构: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王德伦/李美岑/张勋/李家俊/张日升 日期:2021-01-20

  投资要点KEY POINTS

      风险提示:本报告为历史分析报告,不构成任何对市场走势的判断或建议,不构成任何对板块或个股的推荐或建议,使用前请仔细阅读报告末页“相关声明”

      “漂亮50”:炒新、炒并购后,回归理性,拥抱业绩基本面,输入型通胀带来流动性紧缩,刺破“漂亮50”

      美股的“理性回归”。1959-1962年美国新股以热词命名获得了远超业绩的估值,但此后投资者又由概念股转向业绩佳、前景好的大盘成长股,统称“漂亮50”。

      “漂亮50”估值和涨幅远超标普500指数。71-72年间“漂亮50”涨幅远超标普500,到72年底,“漂亮50”平均PE达到了41.5倍,而同期标普500的PE为19倍。

      美元贬值和油价飙升带来输入型通胀,高通胀和高融资成本逐渐侵蚀企业利润,应对空前的通胀美联储不得不持续加息,降低了市场流动性,股票市场估值下杀。

      科网泡沫:流动性收紧,市场经济预期恶化,叠加互联网渗透率放缓、微软受到反垄断制裁等,加剧对基本面担忧

      科网泡沫的产生:信息高速公路计划+紧财政稳货币的宏观政策环境,美国在90年代实现了高增长、低失业、低通胀的经济奇迹。叠加东南亚发生金融危机,相较于传统行业而言,科技公司显示出较强的盈利韧性,在国内流动性宽松叠加国际热钱涌入的情况下,科技公司吸引了大量内外资金追逐,科网泡沫逐步被吹起。

      科网泡沫进入巅峰:1999年10月-2000年3月,市场对于经济的预期出现变化,资金进一步涌入科技行业,泡沫进入巅峰期,信息技术行业相对估值接近3倍。

      科网泡沫的破灭:20世纪末,美国互联网渗透率出现边际变化,随着用户渗透率的提升,增速逐渐放缓,挫伤市场情绪。叠加市场监管缺位,科技股“群魔乱舞”,微软受到反垄断制裁,引发市场对科技板块的悲观预期,直接戳破科网泡沫。

      “FAANG”:市场表现耀眼,而且基本面强劲支撑,相比于美国前两次“抱团”破灭,“FAANG”的抱团相对健康

      2009-2019标普500上涨340%,盈利:估值贡献2:1。纳斯达克100指数上涨超过6倍,2019年底时PE估值仅25倍,盈利估值的贡献比例甚至达到了3:1。

      2009-2019可选消费+信息技术+电信服务行业,整体盈利增长4倍,FAANG整体盈利增长7倍,行业盈利占比明显提升,从16%提升至26%。

      A股“抱团”:A股龙头的盈利能力和成长性俱佳,核心资产享受龙头溢价和确定性溢价,公募外资助推风格演绎  

      业绩角度:公募和陆股通持股市值前50个股盈利能力和成长性俱佳。在ROE、利润率、业绩增速等方面显著优于沪深300,行业利润占比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提升。

      估值角度:核心资产享受龙头溢价和确定性溢价,FAANG相对估值1.5倍,A股龙头相对估值1.8倍。长周期来看,美股本轮FAANG引领的行情,仍以基本面为锚,市值占比与利润占比相当,与营收占比呈现一同上升的趋势。而A股市场2017年后北向资金流入实质性超预期,陆股通50和公募50的市值占比也出现明显提升。

      资金角度:美股被动资金推动优质权重股屡创新高,A股公募外资掌握核心资产可观的定价权,助推风格演绎。美股被动资金推动优质权重股屡创新高,头部ETF控制了FAANG将近20%的总股本。A股公募外资对重仓股的持股市值可能已经占到其自由流通市值的30%,掌握了可观的定价权,头部基金经理的持仓更加集中。

      “抱团泡沫”何去何从?流动性大幅收紧的隐患不大,关注边际变化,后续关注拜登加税、中美反垄断等举措

      流动性大幅收紧隐患不大:2020 VS 2008,货币政策没有大放何谈大收,无通胀不收缩,但需注意货币政策边际变化,对市场流动性和投资者情绪产生的影响。

      关注拜登加税、中美反垄断等举措:拜登加税侧重对企业与高收入人群增税,对消费影响有限,或冲击企业利润;中美反垄断或挫伤龙头盈利能力和投资者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