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度特别报告:罗兰贝格中国行业趋势报告

类别:行业 机构:罗兰贝格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研究员:—— 日期:2021-01-15

  由于地缘政治日益紧张和中美贸易战升级,全球经济早在2020年之初就已处于不确定状态。在新冠疫情最初冲击中国之时,全球供应链开始受到重新审视,世界也开始思考中国是否可以保持其“世界工厂”地位。此后不久,疫情蔓延到世界其他地区,并造成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波。全球地缘政治局势进一步紧张,而中美贸易战更是超越了传统的关税领域。一些中国企业无法进入美国市场,一些中国企业被禁止使用美国的技术。

      到2020年底,世界从未如此VUCA(动荡、不确定、复杂、模糊)。

      然而,在这种不确定之中,形势发生了逆转。得益于抗击与防控疫情的决心,中国经济已完全恢复,特别是在供给侧,“世界工厂”又回来了!轰鸣的机器在为全世界提供零部件的同时,也在出产成品。中国出口再次上升,2020年11月同比增长21%。

      矛盾的是,世界一方面得益于中国经济在疫情后的反弹,一方面又担心自身对中国过度依赖。由于中国在疫情后恢复其作为全球首选供应链的地位,中国经济在第三季度实现GDP4.9%的增长速度,今年,中国的产量拯救了很多在其他地方无法运营工厂的行业!这不仅推动了对新生产线的投资,而且拉动了对现有生产线的现代化升级,并反向提高了中国生产及产业链的竞争力。有趣的是,当这种情况开始发生的时候,世界各地的政治家及企业领导人开始担心,他们许多门类的供应链过于依赖中国。尽管脱钩不会发生,但是会出现贸易多元化。当单一货源地被认为是新的供应链风险时,供应链将会启动多元化进程。

      事实上,中国企业将比欧美企业更快地推动贸易多元化:供应链将变得更加区域化,而这一进程甚至将始于中国及亚洲地区。得益于劳动竞争力、新兴市场、以及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税协议等,东盟在2019年成为了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并在2020年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最近,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达成,将进一步整合包括中国在内的促进整个区域供应链。

      这不仅仅只局限在供应链或制造业的问题上。如果美国的一些路线变得越来越难以获得,或只对中国企业和研究机构开放,多元化也将势必是与国外技术创新建立全新联系的关键所在。这对中国至关重要,对其他国家也同样重要。这些国家可能会从中国的巨额研发支出中受益,逐步缩小与经合组织(OEDC)国家及美国在绝对和相对GDP数据方面的差距。虽然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还不确定,因为这取决于中国企业和机构克服禁令和限制的能力,但对中国创新的影响是确定的。

      尽管一些分析人士预测全球化的终结,并认为中国将在享受了40年的全球化红利后走向衰落,但是我们不相信这样的预测。我们认为:VUCA世界在新冠危机后,会开启一个全新的全球化模式,它可能出现更多的区域壁垒现象、更多的双边和多边协议等,从而取代美国主导的制度框架,最终在全球范围内达成新的共识。同时,追求比较优势、在国际范围内的资源与资产组合、以及由合作与竞争共同驱动的科学进步和技术创新,仍然是推动全球化的主要因素。中国将逐渐从出口驱动型向混合型全球化模式转变。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加工贸易将逐渐减少,并被一般贸易所取代,就如同中国已经与东盟和“一带一路”国家之间的贸易合作一样。中国和中国企业的竞争优势不应仅局限于较低的资源成本及具有竞争力的转型成本,它应该来自日益苛刻与成熟的国内市场驱动创新,并受益于大规模的国家层面研发成果。

      在此背景下,中国继续推进国内经济转型,以实现关键目标。2021年不仅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将为2035年远景目标画下蓝图。我们将看到更多的市场化改革:包括大型省级国有企业在内,它们将更注重业务整合、金融健康以及新兴市场的发展,例如:新能源汽车与基础设施、工业与商业数字化、减碳、服务与消费等等。

      中国政府倡导的“双循环”概念将逐渐清晰。尽管面临很多困难,但是它进一步鼓励并加速着中国对经济与技术自主性的探索,就如同在贸易战与新冠肺炎初期情况下对欧美领导人的挑战一样。2020年,中国提出了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我们相信在2021年的政府与各企业的计划中会看到更具体化的逐步落实。虽然这是一个巨大挑战,但是减碳也将给经济带来额外转型与增长动力。它将带来一个相对全新的市场,而中国将在这些领域寻求领先地位,如同它在太阳能、风能、电池、新能源汽车、充电基础设施、无人机等方面已经实现的那样。

      对中国政府与中国企业来说,这种国内转型充满挑战。尽管美国在监管上的新动态设置了重重阻力,但是中国需要提高自身的技术竞争力,从而提升自己在新一轮全球化中的角色。虽然中国在半导体设计领域已经具有一定的领先地位,但是中国下一步需要在核心零部件等领域迎头赶上。与此同时,考虑到中国劳动力成本上涨,紧跟其后的东南亚以及得益于工业数字化与自动化的欧洲都成为中国制造的竞争对手。如果中国要想将自己那些以消费者为导向的服务和产品创新进行国际输出,那么,中国的国企和民企都需要进行快速转型。

      考虑到新冠病毒健康危机仍将是许多国家的重大关切议题,并仍将对我们的经济产生冲击,与2020年一样,2021年依然是充满VUCA。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中国开局良好、经济平稳运行,而即将出台的十四五规划也整合了一些新常态的特征。作为映照“双循环”概念的镜子,中国将承担两大任务:针对国内,成为一个强大而迅速升级的国内市场;国际上,更需要在包括减碳等全球议题上扮演领导地位,引领世界共同发展。

      2021年,不确定性仍将存在,但在不确定性中,将具有中国特色的确定性。我们期望在不确定性时代下的中国应对能引领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