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基本面笔记之二:固定资产投资统计调整的再认识

类别:债券 机构: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刘郁/肖金川 日期:2020-11-24

  报告摘要:

    投资数据自身的口径调整,对投资及其分项当月同比的解读可能需谨慎。我们以往所使用的拆分方式,固定资产投资额(前值修订)=房地产投资额(未修订)+制造业投资额(不再发布)+基建投资额(不再发布)+其他。因等式左边数据进行了修订,而等式右边,要么是房地产未修订,要么是制造业和基建不再发布投资额,导致等式两边不对等。

    自行计算的制造业和基建投资单月同比可靠性存疑。通常,我们在计算制造业和基建投资单月同比时,隐含的假设是2017 年制造业和基建投资额不进行修订,且2018-2020 年各月的投资累计同比跨年可比。

      事实上根据固定资产投资额的调整,这两个假设未必站得住脚。

    统计调整:投资从形象进度法向财务支出法的过渡。我们翻阅了北京、上海、广东、天津、贵族、江苏、甘肃、福建和广西等地方统计部门发布的相关统计资料,2018 年开始,500-5000 万元投资项目从之前的形象进度法改为财务支出法,5000 万元以上投资项目则延续形象进度法。而且这两类项目采用了不同的统计报表,统计科目存在明显差别。

      并且统计方法未做调整的5000 万元以上投资项目,改为“双入库”联网直报,部分项目及时入库难度有所增加,法人在地原则使得地区投资数据与往年数据可比性下降。

    就理论而言,2018 年投资进行统计方法调整之后,2019 年开始就不再面临可比口径的问题。但2019 年进行了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为2018 年和2019 年投资数据进一步修订提供了依据。这也使得统计调整对固定资产投资的影响延续到2020 年。

    投资统计调整给数据解读带来的横向、纵向困难。第一,横向:不同统计方法得到的投资,面临是否可加的问题。第二,纵向:可比口径带来的问题,年内各月的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是可比的,但跨年的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则未必可比。

    因而在利率分析中进行研判投资需求时,更多的结合中观行业数据来对投资进行分析,可以部分规避投资数据可比性下降的问题。具体指标方面,可参考水泥产量和价格,螺纹钢产量、价格和库存等指标进行分析。

    核心假设风险。数据统计口径出现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