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专题报告:华东产业链调研情况

类别:金融工程 机构:招商期货有限公司 研究员:刘祉斐/刘光智 日期:2020-09-29

  A 企业

      生产情况:公司包括了高分子(做绝缘料)、充电桩、还有电线电缆。公司营业收入中有90%来自电缆业务,销售基本是针对国家电网,是很实在的用铜企业。原本有想过要拓展产业链,但现在发现铜精矿、非标风险比较高,所以不做了,现在只做电解铜的贸易。线缆厂一年耗铜8 万吨,每个月产量6600 吨。原料是从铜杆厂采购。

      消费: 50%销售给电网,其余的分布在轨道交通、中铁中建、城际交通、地产等。

      一季度是淡季,因此一般会在一季度检修,今年2 季度开始订单恢复,现在感觉消费还算可以,相对比较稳定。

      B 企业

      生产情况:生产铜杆一年产能15 万吨,每个月产出1 万多吨,3-6 月的时候行情好,公司有钱赚,超负荷运转。7 月开始下游订单不好,现在公司的开工率为80%。

      采购:使用注册铜、湿法、平水铜,部分非注册的铜也可以,不用非标铜因为部分元素超标。

      销售:加工费是一年固定的,销售以零单为主,因为铜杆产能太过剩了,排产只能预期当月的,很少排到1 个月以后。80%的铜杆销售给电缆,现在电缆消费并不是很好,尤其是现在价格战比较激烈,销售辐射周边地区,90%是送到厂。今年真正能赚钱是3-6 月份,之前东北加工费给的高,有销售到东北去的。今年精废差拉大以后下游就开始转向用精铜进行消费。最近这几天电解铜价格还没有怎么跌,精废差就开始回来了,估计是废铜消耗的差不多了,3w 多的时候废铜肯定是亏的,但是这几个月国内废铜的库存也逐步释放掉了。现在产成品库存较前期积累,之前消费好没什么库存。

      观点:偏空,但只要铜价再跌下来一点,都不用跌多2000 元,只要跌到50000以下,消费肯定会好一点,但是这个消费好只是因为把低氧杆的生意抢过来了而已,例如之前消费不好,是低氧杆把无氧杆的生意抢过去了。现在市场的高库存但报价还是升水的主要原因是平水铜、好铜并不泛滥,只是比之前难卖,现在市场上真正泛滥的是非注册铜。

      C 企业

      生产情况:本部有30 万吨铜杆产能,现在新上了一条线产能是30 万吨,但可以生产到35 万吨,8 月份调试生产,现在已经到满产的状态了。铜排厂大概产出8.9 万吨,本部铜杆去年也生产了35 万吨。

      铜杆厂全部都是用电解铜进行生产,3 条线耗铜量大概2000 吨一天,一个月如果满产可以产出5wt。过年的时候疫情原因停产,8 月份的时候稍微停了几天,其他时间3 条线都是满产。预计明年在广东上一条35 万吨的铜杆线。

      消费情况:铜价走弱,消费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怀疑是不是之前铜价跌下来时下游企业已经完成备货了,完全没有感受到备货,只是这两天铜价跌下来点价比较多。

      订单最集中最好的时候是在8 月底之前,5 月份的时候南北升贴水差别大,还有拉货到北方去的。上半年有些公司做国网招标的,消耗了一部分下半年的容量,并不觉得10月份以后会更好。

      订单基本上都以现货销售为主。价格对消费的影响很大,52,000 以上没什么订单,51,500以下开始来订单,51,000 以下应该稍微多一点,因为很多线缆厂没有保值的概念,所以都希望铜价低一点。宁波地区大的线缆厂比较少,估计每个月耗铜量2000 吨左右。宁波大部分线缆企业都要送货上门,只有小的电缆厂是自提。线缆消费中浙江产能有450万吨,实际产量低于400 万吨,广东120 万吨,华北120 万吨,浙江省的产能已经占到全国产能的50%。

      下游消费70-80%集中在电缆,剩下的部分用在自己的漆包线厂里,漆包线一年产能7万吨。汽车行业3 月份以后是一个复苏的过程,慢慢好起来,但总的量应该没这么好。

      套期保值:全部保值,只关注现货升贴水,对铜价的波动不那么敏感。

      废铜:进口量少了,现在海外回收的量也少了,批文量虽然大但也早已经用完,用在自家公司的铜棒、铜带、铜合金、铜线材上,铜合金预计今年年底会上一条5 万吨的线,因此自身生产原料都不够用。

      D 企业

      生产:一共有3 条线,产能超过100 万吨,采购电解铜进行生产。预计国庆假期会停1-2 条线,4-7 月份时是满产,9 月份一条线进行了20 天的大修。

      采购:目前产成品库存高,节前备货意愿不强,但认为节后下游还会有一波补库,尤其从这两天精废差下滑后可以看出来,下游消费还是存在,价格对下游(线缆企业)需求的影响极大,7-9 月消费不好和铜价有很大关系,第一,废铜竞争优势明显;第二,价格高于上个月均价要亏钱,因此线缆企业倾向于拖着不订货,最近价格跌了马上就找铜杆厂订货生产。因此10 月、11 月铜价仍有一定上行动力。

      销售:下游主要是线缆企业,每天销量在2000-3000 吨。国网上半年好,地产因为5、6 月份才正式复工,到7、8 月又因为太热了施工放缓,所以7、8 月份走弱,现在订单有所好转,认为四季度铜消费会起来。下游采用自然月并且是延期点价,当月交上个月的货,所以一旦当前铜价下跌,线缆企业就面临着亏损。

      观点:今年上海平水铜升水主要原因跟上海市场长单量高有关,长单规定的品牌一缺货升贴水就要走高,并且长单主要以平水铜为主。节前冶炼厂甩货,价格压力大。远期看空,因为前面是基建推动,但基建不会无休止的投资下去,并且美国大选有太多不确定性的因素,认为美元会走强,拖累金属价格。

      E 企业

      生产情况:生产电缆,一年耗铜量在36 万吨左右。每天800-1000t,主要采购无氧杆生产电缆,现在满产。

      销售:3 月以前订单不好,4 月份开始好,现在产成品库存货值高于正常水平1 个亿左右。一般订单会提前一个月给到公司,电缆正常交付是15-20 天,其中生产周期占了10天,主要销售到江浙、上海和安徽,新疆等远的地区也有部分工程订单,但一般到了年底就不收货,因为冬天太冷了不开工。现在交付时间基本上要35-40 天,因为订单太多了并且7-8 月份天气热,生产效率下降,积压的订单量过大,只能推掉部分订单。从报价开始到正式签订合同再到生产,一般在一到两周,由于公司有常备库存以及部分电线库存,如果铜价一直下跌会对公司不利。每个客户对电缆型号规格都不一样,除非是省电力公司备库的订单,可以500 米一盘出售,其他客户基本上是点到点的测量好了,因此产成品无法调配。出口线缆占整体订单8%-10%,主要发货到东南亚、非洲援建项目,但今年估计不会很好。

      终端的客户按照企业性质分为国企,央企,民企。国企:国家电网,架空导线、特高压这种比较多。省网中架空线和中压电缆比较多,并且城市里面中压电缆是入地的,基本都是铜芯电缆。央企-分散在各行各业,如:中铁、中建等。民企-主要就是地产公司。

      从行业划分来看:35-40%是电网,20%用于地产以及省电力公司,不到10%用于交通,剩下的用在新能源。交通包含机场建设,其中,助航线、灯光照明都要用到铜芯线缆。

      以前风电站中大风车用铜缆多,现在考虑到成本原因都改用铝合金。铝线缆也用在ETC中,虽然货值低,但是产量大。

      观点:四季度还是相对比较乐观,因为自家订单还是比较好的,但是其他企业的订单量肯定下半年不如上半年。需求这一块感觉到主要是基建拉动,国网、数据中心的项目都上的比较快。今年1-8 月份累计铜线缆增长20%。

      F 企业

      生产:之前有一条旧的铜杆生产线25 万吨产能,去年新上了一条30 万吨的新产线,但可以做到35 万吨,考虑到疫情前期停产时间多,今年预计生产量34 万吨。

      采购:原料主要来自冶炼厂。北方的冶炼厂也会从铁路运输铜板过来,但主要集中在4季度、1 季度,由于天气问题北方冬季无法开工。进口原料的长单一个月大约1-2 千吨。

      销售:二季度是旺季,三季度都比较清淡,因为三季度天气炎热,施工不方便,今年这种现象尤其明显,反映了2 季度订单的透支。今年3 季度除了传统的淡季,另外跟铜价到了高位也有一定关系,废铜制杆的替代明显,冲击较大。这两天因为精废差下滑订单好一点。对于金九银十没有太高期待,目前只开了一条产线,并且设备到10 月4 日会停炉检修,没有刻意备货。长期动态库存介于7000-8000 吨,最高不会超过12,000 吨。

      订单按照客户类型分为两种,一种是自营,另外是加工客户,加工客户对维持整体开工率有利。终端消费中的比例:电缆为主,铜线9 万吨(电机、漆包线),束绞线5500 吨。

      观点:现在月差变成back,但是还是不看好需求,未来可能会变成Contango,因为下游消费并不是那么强劲。但是铜价再往下跌可能跌不太深,因为需求还在,只是淡,跌下来反而会增加采购量。前期铜价的大幅反弹已经反映了货币宽松的利好政策,如果没有更多的边际利好消息,铜价也比较难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