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债券项目支持目录(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解读(二):CCUS 绿色债券支持的新领域

类别:债券 机构: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 研究员:葛慧/廖原/白红春 日期:2020-07-23

  近年来,随着全球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的持续增加,全球变暖趋势不断加剧,世界经济发展以及全球人类安全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为推动二氧化碳减排,2017 年原国家发展改革委气候司与亚行签署《中国筹备大型CCUS 示范技术援助项目谅解备忘录》,开展CCUS(Carbon Capture,Utilization and Storage,即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示范战略和技术经济评价,并为延长石油集团年捕集100 万吨二氧化碳的大型项目提供可行性研究支持。华润集团和中英(广东)CCUS 中心于2017 年联合启动了华润电力海丰电厂碳捕集测试平台项目,神华集团完成基于富氧燃烧的百万吨级碳捕集燃煤电厂技术研发和系统集成技术研发。随着这些项目的开展,CCUS 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正在发挥积极的作用。

      为进一步发挥CCUS 的减碳作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 年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绿色债券目录》(2020 年版)),将CCUS 项目纳入支持目录。CCUS 即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工程建设和运营项目。这是相比发改委《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 年版)》新增内容之一。

      CCUS 对二氧化碳减排意义重大

      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发布的《2018 年全球能源和CO2 现状报告》,受2018 年能源需求上升的推动,全球与能源相关CO2 排放增长1.7%,达到33.1Gt 的历史最高水平,比2010 年以来的平均增速高出70%。仅燃煤发电领域排放的CO2 就超过了10Gt,占全球CO2 排放的30%,且主要集中在亚洲。其中,中国CO2 排放量增长了2.5%(2.3 亿t),达到9.5Gt。

      虽然在可再生能源、核能积极替代及大幅提升能源效率的作用下,对CO2 排放产生较大影响,但额外增加的电力需求使燃煤电厂发电量继续增长,增幅超过5%,导致排放量增加2.5 亿t,大大抵消了电力行业以外煤炭使用量下降的影响。

      研究发现,在全球年均地表温度比工业化前水平升高的1℃中,煤炭燃烧排放的CO2 会贡献0.3℃以上,这使得煤炭成为全球气温上升最大的单一来源。IEA 在2008 年发布的《全球能源技术展望》

      就曾指出碳捕获与封存技术对减少CO2 排放的重要作用,且表明如果不采用碳捕获与封存技术,而是通过提高能效与利用可再生能源等减排成本更高的减排方法,将会导致全球总体减排成本上升70%,如果电力行业不进行碳捕获与封存投资,到2050 年该行业的总减排成本将会增加2 万亿美元[1]。因此,为实现2050 年全球CO2 排放比2005 年减少50%(温度上升控制在2℃以内)的减排目标,碳捕获、利用和封存(CCUS)对全球碳减排意义重大。

      我国能源消费总量持续增长、能源消费以煤为主,煤电比例一直高居70%以上,造成我国成为CO2 排放大国。为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我国制定严苛的排放控制目标,但即使在2030 年达成目标,超过半数的能源生产仍然需要依赖化石能源,因此CCUS 对于我国应对气候变化有着特殊的战略意义。

      结语

      《绿色债券目录》(2020 年版)将CCUS 项目纳入其中,充分考虑了CCUS 对减排二氧化碳的积极作用,考虑了我国CCUS 的发展状况,考虑了国际相关做法,将通过绿色债券支持,发挥绿色金融的积极作用,缓解CCUS 项目面临的资金问题,推动CCUS 在中国的大力发展,为应对气候变化提供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