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财务系列之三:中小银行风险识别

类别:行业 机构: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王一川 日期:2020-07-02

  银行业分化加剧,中小行经营承压

      1 季度银保监披露的核心监管指标看,城、农商行景气度承压明显,净利润增长均明显放缓,城商行整体更是同比下滑1.20%。各分项指标比较,城商行整体盈利能力(ROA0.70%)在各类银行中最低,较低的净息差水平(2.00%)是原因之一;资产质量压力亦较大,不良率2.45%、拨备覆盖率149.89%均弱于行业整体,且趋势上继续恶化。

      当前中小银行经营承压的原因之一,来自于调整优化过去一轮扩张周期中弱化的资产、负债结构。严监管下的中小银行资产负债结构重塑,直接冲击了“量、价”两端,也就是规模扩张和净息差趋弱,这导致中小银行收入端在2016-2018 年表现较为低迷。

      本轮信用修复过程中,区域分化现象十分明显,是中小银行经营持续承压的另一重要原因。更少、更慢的资金流入预示着市场对于该地区的信用风险判断偏负面,进而这些地区也会逐渐陷入“经济承压-信用紧缩”的负循环。我们看到的很多中小银行经营“失败”的案例,都是来自于东北、西部地区。

      详析“典型”案例,构建“三维”预警框架

      除了关注宏观层面共性影响因素外,通过5 家出现经营问题的典型银行案例分析,围绕股东背景、业务结构、潜在风险3 个维度,对于如何判别银行信用风险、提前预警有如下几点总结:

      中小银行股东结构大体上分为两种类型,其一是主要股东背景均是国资背景;其二则是多为民营股东。前者重点关注“外行管内行”、“贪污腐败”等风险;后者则谨防“股权分散”、“关联关系复杂”、“治理失效”等问题。

      中小银行在2010-2015 年快速扩张周期过程中,金融创新浪潮及资源禀赋约束下,通过加大主动负债方式支撑资产扩张的特征尤为明显,造成的结果就是资产、负债结构的弱化均十分明显,资产端体现为非标占比过高,负债端体现为核心存款占比下降,导致在“去杠杆”开启之后,资金价格、监管政策倒逼之下,量价均受损,收入端承压显著。

      此外,严监管之下的调结构,对于表内非标资产化解对资产质量形成冲击,由于商业银行不良指标主要针对的对象是一般贷款,表内非标又多是“类信贷”资产,也就是常说的“影子银行”,无形中加重了这类中小银行的潜在信用风险,往往容易出现不良指标短时间内迅速恶化的情形(非标转信贷造成的)。

      多数经营或信用风险可以通过一揽子资产质量指标综合提前预警,除了经常聚焦的贷款五级分类状况(不良、关注),不良、逾期指标偏离度作为判断银行风险确认充分程度的指标,其指示意义较强,从上述案例中都可以看到在发生实质性风险之前,潜在指标均显示有明显的恶化,彼时应当提高警惕。

      风险提示

      1. 企业盈利大幅恶化影响银行资产质量;

      2. 金融监管超预期趋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