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深度报告:拓展非息业务是零售转型突破点之一

类别:行业 机构:国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贾俊超 日期:2020-06-10

  银行发展零售业是大势所趋。由于零售业务具有轻资产、抗周期性以及高“天花板”这三点特性,商业银行纷纷开启了零售转型的步伐。零售服务也从盈利贡献度低、结构单一,逐步改善,成为以消费金融、财富管理、私人银行等多维一体的“大零售”金融服务。“得零售者,得天下”的理念广为传播,整个银行业招兵买马、逐鹿零售的大幕早已拉开。

    疫情影响,重新审视零售业务。银行作为国民经济的大动脉,具有传导信用及货币政策的功能。在疫情期间,为实体经济复工复产提供金融保障,再贷款、再贴现等一系列量宽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银行的对公业务的发展,但零售业务却因为营销和获客受阻、居民消费需求萎靡、个人还款能力下降以及催收困难等因素影响,受到了更为显著的冲击和挑战。现在,就连零售龙头招行,也在今年的业绩发布会上反思零售业务。因此,对于银行而言,当下正是重新摸索零售盈利模式的契机。

    降息周期中,零售信贷业务发展阶段性受限。一方面,零售信贷资产扩张速度放缓。疫情对经济负面影响使得贷款需求走弱,尤其是零售贷款并不像对公贷款一样,需求只是被阶段性后移,因此,零售贷款势必会受到更为严重的冲击。另一方面,银行传统的存贷利差受到挤压。银行资产端收益率受政策和经济环境影响有下行趋势,而负债端由于存款的竞争仍在持续,存贷利差将小幅收窄,拖累息差表现,使得信贷收入在降息周期中受到一定的影响。

    低利率环境下,拓展非息业务成零售转型突破点。资产扩张放缓、有息业务受损,拓展中收业务成为零售转型的突破口。零售信贷增速放缓,拖累表内资产扩张速度;利率市场化对息差形成负面影响,而这些会侵袭商业银行零售信贷业务利润。在零售有息业务面临冲击的情况下,拓展零售非息业务、提升综合金融服务能力变得至关重要。

      技术含量和附加值含量较高的中间业务领域应为发力重点。如今,金融开放进入加速通道,多领域对于外资全面开放,而我国中收业务依旧匮乏,国内商业银行应要认识到这种危机。具体来看,除在银行卡、结算类等传统中收业务方面继续发力外,国内商业银行还应在咨询服务类、投融资类、金融衍生工具类等技术含量和附加值含量较高,且尚未形成规模效应的中间业务领域重点突破,诸如现金管理、私人银行、直销银行、资产管理业务、资产托管业务等政策允许、市场需求大的中间业务依然处于初级发展阶段,这些均可作为商业银行零售转型的突破口。

    投资建议:建议关注招行、宁波。展望今年,经济增速下行压力仍存,行业基本面有向下趋势。但通过结构性分析,仍存优质个股。招商银行,零售行业龙头,盈利能力突出。招商银行各项指标均处于行业前列,基本面优异,其零售业务在现有体系上,护城河有望继续加深,适应金融科技最新发展,短期内零售龙头地位难以被赶超。宁波银行,大零售业务维持中高速增长、轻资本多元化发展提升中收占比、风控能力持续突出。

    风险因素:疫情周期拉长,经济下行,资产质量承压,监管政策出现重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