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分类评级指标修改(征求意见)点评:总体大型券商占优不动摇 边际鼓励特色化发展

类别:行业 机构:华西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魏涛/吕秀华 日期:2020-05-25

  事件概述:

      2020 年5 月22 日中国证监会就《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分析与判断:

    总体上大型券商的优势地位不动摇,边际上鼓励券商特色化发展

      总体无论新规还是旧规下,大型券商获得加分远大于小型券商。首先营业收入这一总量指标大型券商占优,其次经纪、投行、财富管理、资管等各项业务指标排名仍然是规模收入排名,大型券商均具有较大的优势,净资产收益率指标、风险覆盖率指标加分也分别设置了净利润行业中位数之前、净资本200 亿元以上可以多加分的前提条件,因此大型券商具有绝对优势,我们拿2018 年协会已公布数据计算的加分结果也支持这一结论。

      但边际上某些新增特色业务加分方面,中小券商有可能获得突破。新规下将投行业务收入排名指标拆分成承销与保荐业务收入排名、财务顾问业务收入排名两项指标,在财务顾问这类目前行业整体规模不大的业务方面,中小券商可能获得突破加分,例如18 年数据下西南证券、信达证券等此项指标新获加分;新增的财富管理业务方面,投资咨询业务收入目前行业整体规模也不大,某些中小券商也有望在此方面获得突破,例如18 年数据下的中原证券、国融证券等。体现了监管边际上鼓励券商特色化发展的思路。

    业务导向:鼓励财富管理转型,鼓励机构业务做大做强,防范融资类业务风险

      零售业务指标方面,首先代理买卖证券业务收入指标取消了部均指标,未来美国爱德华琼斯式、深入社区型的、营业部小型化的精品财富管理机构有望获得支持;其次新设财富管理指标,投资咨询业务收入突出或者代销金融产品收入突出将新获加分。

      体现监管引导行业财富管理转型的思路。

      机构业务指标方面,首先投资银行业务收入指标拆分为二,承销与保荐业务收入、财务顾问业务收入突出均能获得加分,引导投资银行业务专业化发展;其次机构经纪与交易业务方面,设置机构交易量占比指标与 柜台业务收入指标,鼓励券商经纪业务机构化转型,鼓励发展柜台业务,这也体现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思路。

      此外,删除成本管理能力指标,一方面是由于这个指标与ROE 指标有一定重复;另一方面此项指标下较之投资类业务,融资类业务更被鼓励,但近年来实践表明股票质押等融资类业务有较高风险,指标的取消也是对此前融资类业务过热的纠偏。

    新规对于券商违规扣分更加严格,做实中介机构职责,将有助于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顺利推进

      新规首次以准则规范部分合规扣分项,包括公司董监高、管理人员、主要业务人员被采取处罚处分措施的扣分标准,新增董监高、管理人员及主要业务人员对公司违反自律规则而被采取自律监管措施或纪律处分扣分规则;与旧规下减半扣分不同,“公司被实施撤销部分业务许可行政处罚或被刑事处罚”时规定子公司扣分标准等同母公司;此外补充评价期外被行政处罚或采取其他重大行政监管措施的进行全额扣分的规定。整体上违规扣分更加严格,这与新版《证券法》强化中介机构责任与职责的思路一脉相承,将有利于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的顺利推进。

    全面梳理风险管理能力评价指标和标准,将更加准确反映证券公司的实际风险管理水平

      其中公司治理与合规管理方面,此前仅仅包括公司治理组织架构及框架方面内容,新规下补充完善证券公司股权管理、从业人员管理、廉洁从业管理、企业文化建设工作机制、投资银行业务内部控制等评价指标与标准;全面风险管理方面,此前仅包括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等难以量化与评价的指标,新规下补充完善自营投资、股票质押、资产管理、投资银行等重点业务风险管控,以及境外子公司风险管控、债券回购经纪业务结算风险管控、声誉风险管理等的评价指标与标准。从而使得风险管理指标能够更加准确地反映证券公司的实际风险管理水平。

      综上,新规下总体上大型券商的优势地位不动摇,边际上鼓励券商特色化发展;业务导向上鼓励财富管理转型,鼓励机构业务做大做强,防范融资类业务风险;新规对于券商违规扣分更加严格,有助于做实中介机构职责保障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的顺利推进;此外新规全面梳理风险管理能力评价指标和标准,使得分类评价将更加准确反映证券公司的实际风险管理水平。新规下风险管理能力将成为券商的核心竞争力。

      投资建议与标的:

      新规下大型券商占优地位不动摇,新《证券法》及券商分类评价新规下对于券商的中介责任均进一步强化,专业能力强、风险管理能力强的券商将胜出,维持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增持评级。

      风险提示:资本市场改革不及预期,外围市场大幅波动,海外分部经营风险,北上资金大幅净流出,权益市场大幅下跌,券商股票质押业务风险,衍生品风控不足,创投子公司参与项目的连带责任,交易量大幅萎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