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观察】海外疫情加重对部分化工品种影响分析

类别:金融工程 机构:东海期货有限责任公司 研究员:贾利军 日期:2020-04-03

事件

    2020 年3 份,在全国民众众志成城的努力下,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各地陆续进入复工复产状态。与此同时,海外疫情却是愈演愈烈,先是伊朗,意大利疫情大面积爆发,接着扩散到整个欧洲地区,最终美国多达30个州宣布进入“重大灾难状态”。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 月3 日06 时30 分左右,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1007977 例,累计死亡52771 例,累计治愈210055 例,全球疫情扩散已成燎原之势。

    点评

    1)对聚烯烃的影响

    2019 年,我国聚乙烯进口量高达1600 万吨,进口依存度居高不下,聚丙烯进口量在350 万吨附近。从主要进口口来源国来看,进口货源主要集中在中东,东南亚以及印度等地。根据目前跟踪的装置运行情况来看,中东和东南亚装置暂未受影响,而印度由于人口众多,医疗卫生堪忧,疫情发展情况值得市场关注。3 月24 日,印度宣布,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将于2020 年3 月25 日开始在全国实施“封城”模式,持续21 天。根据印度官方文件,除部分生活必需品生产部门及突发事件处置部门,全国商业服务、工业生产及公共交通运输将暂停。

    受疫情封城影响,3 月23 日,印度海尔帝亚100 万吨PE 装置宣布关停,4 月1 号,由于物流运输限制,印度部分聚烯烃生产装置停车,包括印度MRPL 旗下44 万吨/年的PP 生产线,印度石油68 万吨/年的PP 生产线,而印度Opal 已降低其HDPE 及LLDPE 的生产负荷,印度信诚暂时仍正常生产。从产能来看,印度聚烯烃产能合计1150 万吨,其中聚乙烯产能571万吨,聚丙烯产能580 万吨,初步估计,近期关停的产能占比接近总产能的20%左右。从进口来看,2019 年来自印度的PE 货源约为70 万吨,占总进口量的4%,PP 货源12 万吨,约占总进口量的3.5%,近期装置关停对进口供应实际影响有限。

    虽然中东地区装置暂未受影响,但是如果疫情加重,未来不排除封国可能,这将导致库存积累,上游企业将面临销售压力,未来或有更多货源降低销往中国等地。按照累库4-6 周计算,加上半个月的船期,基本会在5 月份之后进入国内市场,对于09 合约压力较大。3 月下旬聚烯烃美金价格明显下滑,到3 月底PP 以及L 的美金价格底部已经降低到700 美元/吨,考虑到目前进口利润仍然倒挂,随着国外库存压力增大,外盘价格有望进一步下滑。

    除了进口端,海外疫情的扩散也对塑料制品出口打击较大,根据海关统计,今年前两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同比下降9.6%,其中前两个月出口下降15.9%,外贸订单大幅减少,随着国际疫情进一步扩散,我国外贸进出口形势可能还会进一步恶化。2019 年,虽然受中美贸易战等因素的不利影响,我国塑料制品产量和出口量仍然维持增长态势,其中产量达到8000 万吨,出口达到1400 万吨,出口占比约为18%。从主要出口国来看,美国和欧盟地区占据总出口量的一半,而美国和欧盟又是本次疫情影响的重灾区,截止到4 月1 号,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215417 人,死亡5116 人,从增长曲线来看,疫情感染人数仍然未达到峰值,未来局势有望进一步恶化。作为应对措施,美国多个州也下达“封城令”,以减缓新冠病毒流行病的蔓延,部分塑料制品国外订单延迟或取消,部分下游企业反映,现在出口行业普遍面临的情况是,对方国家港口不收货,国内出口企业无法正常交货,外国客户50%以上都暂停了合作的订单。假设PP,PE 占塑料制品的60%,按照产量折算的话,2019 年PP,PE 制品月度出口量约为70 万吨,约占需求量的14%附近,如果相关制品出口减少一半,将影响7%左右的需求量。

    2)对甲醇的影响

    2019 年,国内甲醇进口超过1000 万吨,前5 大进口来源国分别是伊朗(27%),新西兰(16%),沙特(11%),阿曼(10%),特立尼达和多巴哥(10%,其中伊朗产能接近900 万吨,产量在600 万吨以上,基本上一半的量出口到中国,其余部分出口到东南亚,欧洲以及中东等,对全球的供应影响举足轻重。

    从确诊情况来看,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受疫情影响较小,新西兰,沙特以及阿曼的确诊病例也并不是很多,而伊朗情况较为严重,根据伊朗卫生部4 月2 日的通报,过去24 小时,该国新增2875 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50468 例,新增死亡124 例,累计死亡3160 例,如果伊朗疫情导致装置大面积停车,将使得国内甲醇进口端压力骤减,近一个月未能有效去化的港口库存或迎来转机,具体影响可以参考今年1 月份的情况,当时受天然气供应紧张影响,伊朗甲醇装置大面积停车,盘面一度涨停。但是我们认为,受疫情影响,伊朗装置大面积降负或者停车的情况不太可能上演,一方面,伊朗单套甲醇装置规模较大,基本都是百万吨级别,自动化程度较高,疫情对于甲醇生产的影响较小;另一方面,伊朗疫情出现相对较早,早在3 月初就已经全面爆发疫情,从新增确诊来看,目前已过高峰期,伊朗卫生部长纳马基近期也表示,现在所有省份的情况都有所好转,考虑到疫情高峰时期装置都保持了正常生产,随着疫情好转,未来装置降负可能性更低。此外,从港口库存以及船期来看,海外进口量仍然保持增加态势,海外疫情对甲醇进口端影响相对较小。

    3)对尿素的影响

    目前国内上游利润比较可观,这也刺激上游保持高开工,目前国内日产量在16 万吨附近,相比去年同期增加2 万吨左右。虽然下游复合肥厂、胶板厂开工率稳步提升,对原料采购有一定需求,但下跌行情下,整体采购积极性不高,对行情支撑有限,而且4 月份之后,国内春耕进入扫尾阶段,农用需求逐渐减弱,后期主要靠出口拉动。参考2019 年的数据,国内尿素出口量共计约494 万吨,其中出口印度236 万吨,占出口总量的47.8%,韩国(10.4%)和孟加拉国(7.4%)紧随其后。

    而3 月底,印度新一轮尿素采购招标发布,由RCF 公司负责,计划采购量超过100 万吨,如果本次招标能够增加国内50 万吨的出口量,相当于国内月产量的13%,那么对于国内的短期供需将有所提振。并且考虑到从中国到印度的海运时间为半个月左右,可作为隔离期,船员抵达印度若无症状便符合要求,但是印度3 月24 日宣布将从25 日起实施为期21 天的全国封锁。在此期间,所有商店、商业机构、工厂、车间、办公室、市场和礼拜场所都将关闭,州际巴士和地铁将暂停运行,同时建筑活动也将暂停,防控的进一步升级可能会影响印度的招标计划,这将会对中国4 月份尿素出口造成影响,尿素需求前景蒙上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