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增长下的稳就业选择:结构反补总量

类别:宏观 机构: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边泉水 日期:2020-03-30

引言:从2 月经济数据和全球疫情演变来看,一季度经济增长为负的概率显著上升,全年经济增长翻番可能无法实现,稳就业压力显著上升。本文重点探讨了在有限的经济增长条件下,如何最大限度的保证就业相对稳定。我们认为,从行业和企业角度考虑稳就业可能是当前性价比更高的选择。

    1、当前我国就业结构特点和形势如何?

    结构特点:从企业性质分类,私营企业和个体存量就业人数远超国企;按行业分类,第二产业中制造业、建筑业就业存量人数最多,第三产业中公共管理和教育行业就业存量人数最多;从教育程度上看,2019 年高等教育毕业生(含高等教育中普通高校、网络本专科、成人高校,同时减去研究生招生数)占比最大,达到1000 万以上,是最应被重视的新增就业群体。

    就业形势:预计今年新增就业人数大约在1300-1500 万人之间,其中最大的就业人群仍来自高校毕业生。2 月城镇调查失业率6.2%,显著上升。整体看,受疫情影响,今年就业形势压力比较大。

    2、在有限经济增长条件下,全年就业压力仍然较大就业弹性的概念:某个行业或者总量每增加一个百分点能够拉动的就业人数,就业弹性可以衡量就业对行业或总量变化的敏感度。

    2009-2019 年,总量就业弹性逐渐增大,由117 万人增至220 万人,即GDP 同比每增加1%,能够带动的就业人数由117 万人升至220 万人。主要原因在于:第一,GDP 总量不断增加,同比增加1%的情况下,增加值更多,提供的就业更多;第二,产业结构发生调整,服务业对就业的贡献越来越高,工业、农业贡献逐渐减少。按照目前的弹性斜率计算,2020 年总量就业弹性有望达到240 万人,即每增加1%的GDP 可以带来240 万人的就业。

    简单测算:如果全年四个季度增速分别是-4%、5.5%、6.5%、6.5%(不考虑海外疫情失控),那么全年增速在4%左右,按照就业弹性系数240 的假设,最终只能解决960 万左右的就业。但如果考虑外需大幅下滑还将拖累GDP 同比增速约1.5%-2%。因此,今年就业在有限经济增长条件下压力依然较大。

    3、不同产业的就业弹性如何?

    第一产业就业弹性系数常年偏低,增加值同比上升1%能够拉动的就业较少。事实上,第一产业存量就业人数是不断减少的,但增加值同比保持上升,原因在于生产效率提高。现阶段,依靠农业拉动就业无论是从弹性系数和发展方向上来看性价比不高,农业整体生产率低于工业和服务业,所以应做到保存量,继续依靠科技进步推动单位生产率提高。

    第二产业2014 年之前就业弹性系数较高,随后逐渐降低。但考虑到存量就业仍然较大(主要是制造业和建筑业),因此是稳就业的基础。第二产业占存量就业人数比重大,特别是制造业和建筑业占比达到16%,疫情影响下通过拉动基建等固定资产投资保证存量就业稳定十分必要。但是现阶段第二产业的就业弹性偏低,应更注重生产效率和资本积累对产出的贡献,发展“工程师”红利和规模效应等。

    第三产业将扮演2020 年稳就业的重要角色。相较于第一、二产业,第三产业的弹性系数整体较高,单位百分比的增加值变化,能够吸纳更多地就业,应成为政策上重点支持的产业。我们根据不同行业的就业弹性系数进一步细分发现:公共管理、社保卫生、计算机、金融等行业的就业弹性系数高于批发零售、住宿餐饮、教育、文娱、交通运输、房地产、居民服务。这一点对有限经济增长环境下,如何更大限度稳就业有政策含义。

    4、稳就业政策可能的五点方向

    第一,第二产业中建筑业和制造业是存量就业人数最大的两个行业,要稳住这两大行业需求,防止失速下滑;第二,服务业近年就业弹性不断升高,细分领域中对公共管理、社保卫生、计算机、金融等行业加大扶持力度的性价比更高;第三,以发放消费券等形式稳住消费服务业;第四,重点扶持中小微企业,保证其在疫情冲击下得以生存;第五,增加研究生、本科生扩招比例,或推迟毕业,从供给端减少新增就业人数。

    风险提示:疫情发展失控、政府应对不当、行业影响过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