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观察:2020年一季度

类别:宏观 机构: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 研究员:—— 日期:2020-02-29

  2019年年底以来,中国爆发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对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重要影响。

      和2003年爆发的非典疫情相比,非典对当时中国的宏观经济影响有限,2003年全年GDP增速甚至快于2002年。但是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形势和2003年具有很大的不同:第一,现在经济结构中消费、服务业占比更高,而这两个部门受疫情影响最大,恢复时间通常也较长。

      第二,2003年我国刚加入WTO不久,投资、出口增长势头迅猛,经济处于上行周期,但现在中国经济仍处于转型升级期,下行压力较大。中美虽然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但外部环境依然复杂多变,有很多不确定性。

      第三,此外本次疫情的爆发时间和传播方式也使其比非典更难控制。春节是中国人口流动最大的时期,伴随着大量人口迁徙,加速了病毒的传播。最后,新冠病毒潜伏期较长,不易诊断。为了控制疫情二次传播,各地也采取了不同程度对人员和交通的限制,加大了复工复产的难度。因此,我们认为本次疫情短期内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将远大于2003年非典,一季度经济增速明显下滑。

      如果疫情能在2月底得到有效控制,二季度经济增速有望回升,预期2020全年经济增速5.6%。

      在此背景下,中国政府快速采取了一系列有力的金融、财政措施,降低疫情对经济的短期影响,特别是关注民生以及因疫情面临困难的中小企业,防止企业资金链断裂或出现连续经营困难。各地政府也根据当地具体情况不断推出措施,在防治疫情扩散的基础上鼓励企业加快复工复产。

      今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保持适度经济增长依然是重要的政策考量。近期中央也多次表示要求各级政府在坚决消灭疫情的同时,也要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我们预期在做好科学防控疫情的基础上,政府将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扩大内需、稳定外需,以保证合理经济增速,实现2020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自然灾害对宏观经济的影响通常都是短期的,经济常呈现出V型走势。受灾害破坏和市场情绪影响,经济增速通常在短时间内大幅下跌,但随着灾情逐渐得到控制,市场情绪回归平稳,之前被暂时压抑了的消费、投资等需求会得以释放,从而带来经济的反弹。中国经济长期的发展趋势并没有因为一次疫情而改变。

      疫情给经济带来冲击的同时,也可能会为新的商业模式提供发展机遇,甚至催生新的业态。例如,包括远程办公、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电子商务、无人配送、网络游戏在内的“宅家经济”成为疫情中的新经济增长点。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本次疫情防治中,通过大数据和AI等高科技分析潜在感染人群、预测疫情走势,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效果。毕马威和阿里研究院的联合研究表明,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水平位居世界前列。科技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新经济必然在中国未来发展中发挥愈发重要的作用。

      回望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在第四季度出现企稳迹象,四季度实际GDP增速6.0%,与三季度持平。2019年中国实际GDP增速6.1%,创1991年以来新低,但符合政府年初设定的6%-6.5%的预期增长目标。同时,2019年中国人均GDP突破10,000美元。在全球190多个经济体中,仅有10个人口超过5000万的国家实现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

      国内方面,2019年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为57.8%,仍然占据主导地位。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的贡献比2018年略有下降,为31.2%。净出口贡献了11.0%的经济增长,与去年拉低经济增长8.6%相比有大幅回暖。

      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8%, 较2018年增速有所下降,汽车是主要拖累。线上零售延续高速增长,2019年网上零售额突破10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5%。工业生产方面,2019年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5.7%,较2018年下滑0.5个百分点,但是12月工业生产表现亮眼,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6.9%,不仅较上月继续回升,而且创下了近9个月以来新高。固定投资2019年同比增长5.4%,较2018年下滑0.5个百分点。

      制造业投资的回暖拉动了12月总投资的回升,但房地产和基建投资仍呈缓慢下行态势。

      随着2020年1月15日,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署,双方贸易争端得到一定缓解。美国承诺暂停原定于2019年10月15日和12月15日要加征的关税,并将2019年9月1日生效的约12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关税税率由15%降至7.5%,但是此前对中国2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尚未取消。中国承诺2020-21两年内在2017年进口规模的基础上增加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协议同时还包括了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农业、金融业开放、汇率等内容。此外,双方建立了初步的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进行定期的沟通。尽管该协议的实施及效果还有待观察,但该协议的签署降低了不确定性,让之前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摩擦得到克制。

      专题研究:

      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及影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迅速发展,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辉煌成就,但信用缺失和诚信不足仍是当前我国社会经济运行的主要问题之一,不利于营造良好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近年来,我国政府高度重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积极推进相关立法和行业标准制定。截止到目前,全国三分之二以上的省区市出台或正在研究出台地方信用法规,全国已有26部法律、28部行政法规中包含了信用条款。2019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信用法》已形成部门起草稿,并广泛征求意见。中央和地方层面的信用立法均迈出了实质性步伐,为我国未来的信用监管提供了坚实的法律基础。

      2014年,国务院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 2014年-2020年)》(以下简称《纲要》),为建立全球最大社会信用体系制定了宏伟的蓝图。作为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纲领性政策文件,《纲要》重点聚焦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四大领域。同时提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主要目标是到2020年,社会信用基础性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基本建立,以信用信息资源共享为基础的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基本建成,信用监管体制基本健全,信用服务市场体系比较完善,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全面发挥作用。其中,有两个要素值得重点关注:“互联网+监管”系统,以及联合奖惩和信用修复机制。

      “互联网+监管”系统。目前该系统已基本建成,实现了地方信用信息平台、行业信用信息系统、市场资信调查、评级机构与中央数据库的互联互通。同时政府利用全国各级各类信用信息平台,创新信用监管理念:一方面强化企业的责任意识和自我约束,另一方面发挥各地区,各部门,各行业的监管制度,充分利用信用信息平台,记录市场主体信用行为,并实现数据在多部门间共享、公示。此外,政府利用大数据分析、智能算法等高新技术,促进新型信用监管机制在市场经济中的应用。

    完善联合奖惩和信用修复机制。截止到2019年8月,国家有关部门联合签署了51个联合奖惩合作备忘录,其中联合激励备忘录5个,联合惩戒备忘录43个,双项备忘录3个。按照统一标准认定联合奖惩对象名单,对责任方产生直接后果。同时,发改委正在主导建立一套标准化的信用修复机制,帮助企业开展信用修复和补救,打造良好的契约社会。

      社会信用体系的建立,给我国政府监管和企业生产经营带了诸多的改变,将全面影响我国市场经济和企业经营环境,给企业的风险管理同时带来了机遇和挑战。

      企业首先应指定部门负责建立统一的、分层级、分类别的企业信用评级监管法规库,并牵头各业务部门及时跟进信用评级相关监管规定的变化情况,对该数据库进行持续更新。

      在全面梳理企业所在行业及地区的法律、法规、信用评级标准及奖惩机制后,企业应进一步确立所期望达到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目标,并基于差距分析结果对现状进行风险评估,从评级标准、奖惩机制、信息系统、文化宣传等方面明确企业社会信用体系蓝图的实施路径。

      同时,企业应建立持续动态监控、定期报告及监管沟通机制:针对企业的信用评级情况以及支撑信用评级的职能架构、制度、流程、系统、人员等方面因素,企业应进行持续监控,并进行定期汇报和重大风险事件报告机制;同时建立健全信用评级与外部监管的沟通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