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专题】华创宏观-跨境资本季度跟踪第1期:Q3资本净流出继续走阔 流入规模为历史次低值

类别:宏观 机构: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研究员:张瑜 日期:2020-01-21

核心观点:2019Q3 资本净流出规模显著扩大,流出规模达1309 亿美元(Q2净流入742 亿美元)。Q3 资本流动的特点在于外资净流出规模大幅扩大,达到950 亿美元(Q2 为净流入150 亿美元),同时内资继续流出但规模收窄至359亿美元(Q2 为净流出892 亿美元)。

    2019Q3 资本流出拆解:内资外流有所放缓,但外资对华投资大幅减少。

    金融资产增加(内资流出)方面来看,境内投资者对外投资略有增加,同时对外净贸易信贷额增加,导致Q3 内资流出576 亿美元(Q2 为892 亿美元)。金融负债减少(外资撤回)方面来看,海外投资者撤出规模扩大,且对外净贷款偿还额增加共同导致Q3 外资流出974 亿美元(Q2 为857 亿美元)。

    具体来看,Q3 资本流出的去向主要为:

    ① 境外投资者继续减少对华投资,导致资本流出963 亿美元,占资本流出比重63%(Q2 为净流出184 亿美元,占比11%)。

    ② 境内投资者对海外资产的投资略有增加,导致资本流出413 亿美元,占资本流出比重27%(Q2 流出规模389 亿美元,占比22%)。

    ③ 贸易信贷流出资金130 亿美元,占资本流出比重8%(Q2 为净流出161亿,占比9%)。

    ④ 贷款产生的资本净流出10 亿美元,占比1%(Q2 为净流入977 亿,占比97%)。

    ⑤ 其他对外金融资产增加导致资本流出24 亿美元,占资本流出比重2%(Q2为流出52 亿美元,占比3%)。

    2019Q3 资本流入拆解:流入规模历史次低值,且主因为外储减少。

    在资本流入端,Q3 资本流入规模为231 亿美元(Q2 为1006 亿美元),流入规模仅高于2016Q2。Q3 内资无明显回流,外资流入规模也有所收窄:其他金融负债增加16 亿美元(上季度增加29 亿美元),资本流入的主要因素为外汇储备减少208 亿美元、净存款回流7 亿美元。

    具体来看,Q2 资本流入的去向主要为:

    ① 储备资产减少208 亿美元,占资本流入比重90%(Q2 增加290 亿美元,占资本流出比重17%)。

    ② 净存款汇回/吸收海外存款产生的资本净流入7 亿美元,占比3%(Q2 为净流出673 亿,占资本流出比重38%)。

    ③ 其他对外金融负债增加带来资本流入16 亿美元,占资本流入比重7%(Q2流入规模29 亿美元,占比3%)。

    中美贸易摩擦以来的国际投资头寸变动回顾,可分为四个阶段:

    ① 2018 年Q2-Q3,中美贸易摩擦展开初期,外资净流出规模大幅增加,且主要以境外资金对华资产投资的大规模撤出为主;

    ② 2018 年Q4,贸易摩擦有所缓和,内外资流动规模大幅收窄,呈观望态势。

    ③ 2019 年Q1-Q2,受A 股波动与人民币贬值预期增强影响,内资流出规模扩大,且主要呈现为境内投资者对海外投资的增加、以及净存款的外流。

    ④ 2019 年Q3,贸易摩擦不断反复,内外资均重回净流出。

    展望Q4 与后续国际投资头寸分项数据的变动趋势:外资流入方面:Q4 外资对华证券投资将有较大规模的回升。且随着国内资本市场开放度提高,外资加大对华证券投资将是未来的长期趋势。内资流出方面:受到中美贸易缓和的影响,人民币升值能力较强,这将减少内资外流(如净存款)的压力;同时在此背景下外汇储备有望回到边际净增长的趋势。

    风险提示:美联储货币政策与国内经济形势超预期、主要国家汇率黑天鹅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