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关于央行存量贷款转化LPR定价公告的点评:2020风险定价元年

类别:行业 机构: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肖斐斐/冉宇航/彭博 日期:2019-12-29

  LPR 定价改革由增量向存量推进,反映当局疏通利率传导机制、以市场化改革方式促进降低融资成本的用意。对于商业银行而言,随着贷款全量切换至LPR定价,预计未来息差对政策利率变动的敏感度将提升,业务模式、议价能力、风险管理水平亦将成为个体银行经营分化的重要因素。此次政策落地前期已有表态,市场对此已存在预期,属于靴子落地。2020 年属于过渡年份,料对息差影响有限,测算2021 年息差影响更大。银行股投资情绪短期或受冲击,但我们认为影响估值的关键要素中息差指标弱于信用风险指标,2020 年板块最大“预期差”来自于风险预期改善。我们判断,由于机构持仓偏低,股价下行区间较低,年度投资维度下更可择机择价配置。

       事项:12 月28 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9〕第30 号》,明确存量浮动利率贷款的定价基准转换为LPR 有关事宜。点评如下:

       总体判断:政策方向前期已有表态,但实施范围及节奏略超预期。前期,包括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在内的监管吹风下,市场对于“抓紧研究出台存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方案”已有预期。而此次落地方案略超出市场预期之处在于:一是住房按揭贷款纳入存量切换范围;二是存量切换原则上在8 月底前完成(此前预计将贯穿2020 年全年),且明确1 月1 日起不得签订基准定价的浮动利率贷款合同要求。

       政策内容:明确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利率平行、节奏紧凑切换LPR 定价。重点明确“怎么切”和“何时切”的细节:

      怎么切?——利率平行切换。存量以基准利率定价的浮动利率贷款,客户可选择转化为LPR 定价的浮动利率或固定利率,其中LPR 定价方法:①商业按揭:

      LPR 加点为原合同最近执行利率与19M12 相应期限LPR 的差值(即,贷款执行利率=原基准利率×上浮幅度=19M12 LPR 利率+加点数值);②其他贷款:

      加点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总体来看,存量贷款在切换过程中有望保持执行利率的基本稳定,既确保贷款人利益,亦使贷款行定价保持稳定。

      何时切?——切换节奏紧凑。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定价基准转换自2020 年3 月1日起,原则上应于2020 年8 月31 日前完成。6 个月的较短转换时限使得全部存量贷款在一个重定价期限内完成(主要针对按揭贷款),避免了不同贷款人因为转换先后不同从而受益于利率调整幅度不一的情况。

       执行判断:不同信贷品种未来定价方法将有所差异,利率预期为关键。

      按揭贷款切换LPR 浮动利率可能性大。利率下行预期下,部分个人房贷客户或将选择LPR 浮动利率,尤其对于过去享受基准利率折扣或剩余期限较短的客户而言(以8 折基准利率优惠客户为例,过往基准贷款/当前5Y LPR 利率下行5BPs,对应贷款执行利率分别下行4BPs/5BPs)。

      消费类贷款名义挂钩LPR 定价。考虑到消费类贷款执行利率实质是银行根据固定的日利率或月利率计算而得,预计未来名义上将采取LPR 定价的合同形式,但受LPR 利率调整影响较小。

      其他浮动利率贷款视产品期限和利率预期进行选择选择。对于LPR 浮动利率和固定利率选择,预计客户选择或有所差异:中短期限品种在降息预期下或更偏好浮动利率;而对于5 年以上的长期贷款,部分客户出于长期成本考量,或与银行协商采用固定利率的形式。

       行业影响:切换速度快于预期料致2020 年息差负面影响微幅扩大,预计2021 年息差影响幅度更大。2020 年作为LPR 应用的“过渡期”,资产收益率变动同时取决于LPR 应用节奏、LPR 利率的下行幅度及节奏。中性情形下,我们假设2020Q1-Q3 MLF 利率进而1 年期LPR 利率每季下调5BPs 或10BPs(5 年期LPR

      利率下调2 次,每次5BPs 或10BPs),则全年息差负向影响在3BPs/6BPs 左右(切换速度快于预期的边际影响近1BP)。2021 年,以上假设预计拉低息差在5BPs/10BPs 左右,其中21Q1 受按揭贷款集中重定价影响降幅或更为明显。随着存量切换的完成,未来全行业贷款收益率对于LPR 利率变化的敏感度将提升(根据重定价期限,相应滞后反应)。

       个体影响:业务模式、议价能力、风险管理水平将成为未来银行经营分化的关键因素。①短期看,料贷款占比低的银行将受的影响更小,另外非按揭零售贷款优势行亦将占优,其受益于消费类贷款的定价刚性(风险控制得当为前提);②中长期看,客户议价能力成为关键,而这背后需要银行在产品、渠道、效率等多方面的支撑;③风险管理能力重要性提升,海外经验显示,利率市场化的后半程,银行多倾向于提升风险偏好来提振资产收益,故信用风险管理水平成为重中之重,此外浮动、固定利率等多种定价方式下,利率风险管理水平亦尤为关键。

       风险因素:宏观经济增长失速下行,资产质量大幅恶化。

       投资策略:预期之中的政策,静待负面情绪恢复,年度投资维度下可在低估值介入。

      此次政策落地前期已有表态,市场对此已存在预期,属于靴子落地。2020 年属于过渡年份,料对息差影响有限,测算2021 年息差影响更大。银行股投资情绪短期或受冲击,但我们认为影响估值的关键要素中息差指标弱于信用风险指标,2020年板块最大“预期差”来自于风险预期改善。我们判断,由于机构持仓偏低,股价下行区间较低,年度投资维度下更可择机择价配置。个股建议关注:①绝对收益资金建议重点关注招商银行等高增长公司;②相对收益资金可配置预期差较大的南京银行并关注杭州银行,另择机组合配置低估值的光大银行、兴业银行和上海银行;③对于长线资金,从配置价值角度关注大行和邮储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