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油专题报告:马棕减产预期兑现 政策变化引关注

类别:金融工程 机构:宝城期货有限责任公司 研究员:毕慧 日期:2019-12-11

一、马来西亚棕榈油减产兑现VS 出口下滑

    本轮棕榈油期价上涨的逻辑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马来西亚棕榈油的减产预期,另一方面则是生物柴油消费增长带来的提振。2018 年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为1952 万吨,马来西亚半岛产量1020 万吨(占总产量的50%以上)、沙巴514 万吨,沙捞越产量418 万吨。由于马来西亚半岛占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的一半以上,对整个马来西亚的产量影响巨大。今年7-9 月份马来西亚以及印尼都发生了较为严重的旱情。厄尔尼诺天气模式已经基本结束,棕榈油主产区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天气干旱,可能导致棕果串成熟延迟,产量下滑。但鉴于天气变化对棕榈果生长的影响有6-9 个月的滞后期,今年春季的旱情可能导致今年年底和明年一季度马棕产量同比有较大幅度下降,但具体减产的幅度仍有待市场验证。

    随着11 月份主产区棕榈油进入减产季节,市场对棕榈油产量担忧情绪加剧。12 月10 日MPOB 公布的数据显示,11 月份棕榈油库存下降至226 万吨,环比下滑4.1%,为3 个月低位,主要是受到季节性的产量下滑的推动,但实际公布的库存数据还是超出市场预期的222 万吨。 11 月份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环比减少14.4%至150 万吨,超过市场预期的环比下滑10.4%至161 万吨,相比五年同期环比8.4%的减幅明显偏低。此前市场预期11 月的马棕产量将因干旱明显下滑,目前如期实现。但头号进口国放缓采购步伐导致当月棕榈油出口下滑的幅度超出市场预期,实际数据显示,11 月份棕榈油出口量环比下滑14.6%至140 万吨,远远超出市场预期的下滑5.2%。从出口分国别数据看,11 月马棕出口之所以减少,固然有中国、欧盟及印度三个主要进口国进口减少(三国合计进口占50%)的因素,但其他国家的合计进口减少更多。出口需求超预期下滑抵消了产量下滑带来的利多影响,令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实际降幅不及市场预期。因此,未来市场仍将持续关注马来西亚棕榈油减产幅度,尤其是在2020 年1 季度,市场预期今年减产期(11 月-明年2 月)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会加速下滑。同时,仍需密切关注出口需求的变化情况,这将决定马来西亚棕榈油去库存进程。

    11 月中国的马棕进口环比增加,印度及欧盟环比不同程度减少。中国进口增加,有前期进口套盘利润较好的因素。印度9-11 月进口较前几个月明显缩减。有以下几个因素:其一,印度9 月上调了马来精炼棕榈油的进口关税至50%,为期半年,直至明年3 月2 日。其二,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9 月的联合国大会中,指控印度“入侵及占领”该国与巴基斯坦的争议性领土地区,印度考虑限制进口马来西亚的棕榈油及其他产品。导致10-11 月的印度进口贸易商谨慎采购。此外,按照印度及马来西亚2011 年的协议(MICECA),2020 年1 月开始,印度应将马来毛棕进口关税下调至37.5%,精炼棕榈油进口关税下调至45%。当前印度进口马来毛棕关税为40%,进口精炼棕榈油关税50%。预计这也一定程度影响到印度贸易商的进口积极性,也是近期印度食用油流通库存明显下滑的原因之一。预计今年12 月的印度进口仍偏少。如果12 月份,中国和印度市场对棕榈油的进口需求继续下降,则需要关注的是产量下调幅度能否抵消出口下滑的幅度。

    二、主要进口国关税政策变化改变棕榈油贸易流向

    1、印度的精炼棕油消费预计将打折扣

    印度正常对所有毛棕榈油征收40%的进口税,对精炼棕榈油征收50%的进口税,但是从今年1 月1 日起基于马来西亚和印度之前签署的综合经贸合作协议,印度对马来西亚精炼棕榈油仅征收40%的关税,对于印度精炼厂来说,这意味着马来西亚毛棕榈油和精炼棕榈油的实际关税差缩小,进口马来西亚精炼棕榈油更加有利可图,因此2019 年上半年印度进口的马来西亚精炼棕榈油高达157 万吨,比上年同期激增727%。这样的进口结构损害了印度本国的精炼市场,印度炼油协会(SEA)上半年精炼棕榈油进口激增导致国内精炼厂遭受打击,因此申请政府进行调查,而印度负责调查的政府机构表示将建议调高精炼棕榈油进口税,9 月4 日此项决议终于落地,印度将马来西亚精炼棕榈油的进口关税从45%调高到50%,有效期为六个月,既对精炼棕榈油征收50%进口税将持续到2020年3 月2 日。此举旨在遏制进口,提振印度本国精炼行业,印度本次提高精炼棕榈油关税将促使印度买家转向进口毛棕榈油,进口精炼棕榈油的竞争力将明显下降,从今年10 月起印度本国的毛棕榈油进口将会提高,精炼棕榈油进口将下滑。

    参考2019 年印度下调马来精炼棕榈油关税后的进口变化,若明年初印度如期下调马棕关税,1 月之后印度进口将逐步回升。不过,近期新闻消息看,印度也有可能进一步上调精炼油的进口关税,以保护本国的加工行业。因此,主要进口国关税政策的调整将对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需求产生重要影响。以SGS 数据为例,截止12 月前10 天,马来西亚棕榈油产品出口环比减少11-12%,后续关注出口船运数据的变化。由于印度进口预计持续偏低,中国市场虽然节前备货需求存在,但随着进口亏损幅度的不断扩大以及国内棕榈油消费季节性的转淡,12 月的马棕出口仍将继续下滑。唯一的亮点可能来自于欧盟对马来西亚棕榈油进口的提升。虽然对中国和印度四季度中后期的进口稍显悲观,但欧盟地区提振确实是一定亮点。

    但阶段性来看,需要关注2020 年1 月份印度对马来西亚棕榈油进口关税的调整变化,将直接对印度和马来西亚两国进出口棕榈油的形势产生重要影响,两国的贸易关系能否恢复正常还要看各自态度,因此中长期来看印度采购来源无论是偏向马来还是印尼,只要印度对棕榈油的刚需存在,那么对国际棕榈油价格的支撑依然存在,只是买全球棕榈油市场中贸易流向出现改变的问题。

    2、欧盟宣布对印尼征收反补贴关税

    欧盟和印尼双边因棕榈油贸易问题争锋相对,未来仍可能继续上演,作为全球棕榈油进口量第二的需求方,欧盟2018 年的总消费量占全球的14.93%,2019 年前7 月从印尼进口总量为281.16 万吨,较去年的238.8 万吨只略增了1.48%。由于欧盟进口的棕榈油量较大,尽管目前只是对印尼的PME(棕榈油制生物柴油)加关税,因欧盟本国的生柴主要原料仍是以菜籽油为主,PME 的消费量大约只占20%。随着2019 年12 月9 日,欧盟宣布从2020 年开始将对进口自印尼的生物柴油加征8-18%的反补贴税,为期5 年。此举将影响印尼生物柴油的出口需求,欧盟进口PME 的量势必大量缩水。如果未来欧盟和印尼之间关于棕榈油的贸易紧张关系继续升级,不排除欧盟从马来西亚扩大棕榈油进口规模的可能性。

    三、主产国生物柴油新政实施倒计时

    从生物柴油的消费增长潜力来看,两大棕榈油主产国都有在2020 年增加国内生柴消费的计划。印尼政府将会在2020 年1 月实施B30 强制掺混,并且会实行生柴配额制度,共计834 万吨配额,比2019 年增加260 万吨。并且会公布每个企业的生物柴油的配额。加上其他行业生柴的消费,2020 年印尼国内生柴总体消费将会接近950 万吨,预计2020 年印尼生柴的产量可能会接近1000 万吨,远远高于2018 年的540 万吨,2019 年的810 万吨,而棕榈油是印尼生物柴油生产的唯一原料,这将增加超300 万吨的棕油消费量。从配套的政策看,印尼政府规定如果生柴供应商不能如期供货,会面临每吨480 美金的罚款。马来西亚政府也在计划从明年实行B20,大概会消化10-15%的棕榈油,约合130 万吨。

    虽然市场认为生柴计划的确认对未来棕油消费有较明显的刺激作用,带来印度和马来西亚棕油库存的锐减,目前仍停留在预期阶段。关注后期生物柴油强制掺混政策的落地实施,不仅仅将消耗掉全年棕榈油的产量增量,同时也将加速两大棕榈油主产国的去库存进程。生物柴油消费增长构筑棕榈油价格的长期逻辑支撑。

    截至12 月10 日,马来西亚24 度棕榈油CNF 价为745 美元/吨,折算的进口成为6620 元/吨,与国内广州的价差为-670 元/吨,进口成本与张家港地区的价差为-570 元/吨,进口成本与天津地区的价差为-530 元/吨。

    分船期来看,截至12 月10 日,12-明年3 月份期间的船期的进口亏损幅度为-317~-350 元/吨,较11 月下旬的-42~-64 明显扩大,主要是因为这个阶段国内棕榈油现货价格整体表现弱于马来西亚棕榈油。进口亏损幅度的放大,将在一定程度上制约进口商的进口积极性,尤其是在国内棕榈油的季节性消费淡季。

    从数据中可以看出,近期随着马来西亚棕榈油期价持续领涨油脂市场,国际豆棕价差逐渐缩小,随着马来西亚棕榈油期价强劲表现的持续,马来西亚棕榈油价格将有望首次超过CBOT 豆油的价格。如果豆棕价差发生明显转向,不排除豆油进口量扩大挤占棕榈油进口份额的可能性,这也令棕榈油价格对豆油价格的带动效应显著增强。

    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 年10 月份中国进口棕榈油的数量为79.2万吨,创下年内新高,同比增长73.3%。其中58 万吨来自于印尼,另外20.7 万吨来自于马来西亚。因此,这两大棕榈油主产国棕榈油价格的变化情况将直接影响国内棕榈油进口成本的变化

    截至11 月29 日当周,国内棕榈油商业库存为81.3 万吨,为2016 年4 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虽然进口棕榈油的数量仍在增长,但国内显然已经进入到棕榈油的季节性消费淡季。虽然棕榈油消费季节性转淡,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棕榈油的库存压力,但进口量位于高位也使得去库存出现一定难度。按照当前装船数量来看,预计后期到港量依然维持高位,11-12 月的棕榈油进口到港量增至每月50 万吨。一旦给出进口套保利润,贸易商在利润向好的刺激下仍然具备持续增加采购的动力,令港口棕榈油库存存在继续攀升的可能性。这意味着国内棕榈油价格仍将面临来自于库存的压力。棕榈油库存的高企将对国内棕榈油价格构成压力,这是国内棕榈油价格整体表现弱于马来西亚棕榈油价格的主要原因。

    目前,棕榈油期价的交易逻辑主要依托于国际市场。后期关注马来西亚和印尼两大棕榈油主产国的减产幅度。虽然棕榈油步入季节性的出口淡季,但棕榈油产量的下滑幅度能否抵消出口需求的下滑,决定棕榈油去库存程度。减产情况需关注。从11 月份的数据来看,产量下调幅度明显超出市场,12 月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有望延续11 月份下调的趋势,继续出现下调,幅度将超过往年同 期。虽然出口还有一定变数,但只要出口环比降幅小于产量降幅,12 月末马棕库存仍将延续下降的趋势,继续给马来西亚棕榈油期价提供支撑。

    欧盟和印度限制进口的政策主要针对不同国家展开,对于全球棕榈油的贸易格局产生影响。但并没有影响棕榈油的整体消费,改变的只是不同国家不同棕榈油产品的替代和贸易流向。但是随着各国家之间关于棕榈油政策的频繁变化,棕榈油市场的进出口格局仍将面临一定的不确定性。

    关注2020 年1 月份起,两大棕榈油主产国生物柴油强制掺混政策的落地实施情况,不仅仅将消耗掉全年棕榈油的产量增量,同时也将加速两大棕榈油主产国的去库存进程。生物柴油消费增长构筑棕榈油价格的长期逻辑支撑。整体来看,国际棕榈油库存下滑继续为油脂价格带来中长期支撑,这将奠定棕榈油的强势基础。年底之前市场交易的重心仍将围绕供需的博弈,价格仍将维持强势。关注市场资金的进出场节奏对期价可能带来的大幅波动,在短暂的喘息和蓄势过后,棕榈油期价再次发力上行,整体强势格局得到巩固和延续。但进口量的持续增加使得国内去库存压力显著增加,令国内棕榈油期价的涨幅落后于国际市场。同时,随着棕榈油进口成本高企,一旦豆棕价差发生逆转,届时豆油对棕榈油的学替代消费效应将开始显现,关注棕榈油对豆油的带动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