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债专题:结构性存款史上最大降幅背后的一盘监管大棋局

类别:债券 机构: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明明/章立聪 日期:2019-12-09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机构人民币信贷收支数据统计显示,10 月末结构性存款余额10.34 万亿元,与9 月份相比下降了5035.78 亿元,降幅创该数据有统计以来的最高值。9 月6 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的《关于规范开展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与10 月18 日银保监会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反映了银保监会对结构性存款的不规范行为加大了监管力度。12 月4 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秘书处发布了《关于做好2020 年同业存单、大额存单发行计划备案工作的通知》,以确保2020 年同业存单与大额存单的发行业务顺利开展。

    我国广义结构性存款规模增长具有显著的阶段性特征。2018 年出现快速增长,中小型银行增速尤为明显。2018 年12 月,广义结构性存款规模增至96166.41亿元,全年增长16,402.53 亿元,增长20.56%,增速令人咋舌。2019 年以来,结构性存款稳中有降。2019 年3 月以来结构性存款出现5 个月连续负增长, 10月广义结构性存款规模为103462.29 亿元,下降4.64 个百分点。与年初相比,结构性存款减少6349.88 亿元,其中90.34%为中小型银行结构性存款。与9月相比,减少5035.78 亿元,主要因为大型银行个人结构性存款和中小型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两部分减少导致。

    监管强化,保本收益降低,“假”结构性存款数量减少。10 月份以来,结构性存款的保底收益率出现显著降低,平均到期收益率也出现了下降。结构性存款究其本质而言本金部分视同一般性存款,只是收益率部分挂钩金融衍生工具。

    10 月以来,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的下调有助于结构性存款回归存款本质。大额定期存单收益率上浮,市场竞争力进一步提高。10 月份以来,3 个月期、6 个月期、1 年期大额存单较基准利率平均上浮幅度分别为51%、51.38%、53.2%,环比上涨2.3BP、2.9BP、3BP,一年以内的大额定期存单利率环比均有所提高。

    保本理财产品数量下滑,十月假期影响结构性存款数量。当前银行理财产品正处于转型期,受资管新规影响,且过渡期仅剩最后一年,存续老资产逐步到期,未来保本理财产品数量还将进一步下滑,进一步推动了广义结构性存款的减少。

    资质不足,2019 年以来中小型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收缩明显。市场监管加强,委托大型银行进行衍生品投资增加了系统性风险隐患,诸多因素导致控制或逐步压缩结构性存款规模是中小型银行的更优选择。10 月银保监会发布通知中要求开展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银行要具备普通类衍生品交易业务资格,但目前大部分城商行、农商行尚缺少专业投研团队及交易人员,资质不足。

    结构性存款打“假”力度加强,大额定期存单竞争力显增。10 月份以来受监管强化的影响,结构性存款的保底收益大幅降低,几乎等同于同期存款利率。银行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率明显高于结构性存款的保底收益,高于以余额宝、理财通为代表的货币型基金七日年化收益率,此外以其起购资本量低、银行信用加持优势或将在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后成为新宠。结构性存款“保”的是“底”,是预期最低收益率。结构性存款合同中约定的预期最低收益率下调,挂钩标的目标区间真正存在一定风险,“双录”强化存款人风险认知,结构性存款得以进一步市场化、规范化。选择存款作为资产保值增值主要途径的存款人本身具有极大的风险厌恶程度,相对于结构性存款中靠衍生金融工具增加的收益而言,这类高风险厌恶人群注意力更集中于保本收益部分,这使得在保本收益率方面略显优势的大额定期存单更受他们欢迎。对于资金量较大的单位结构性存款和个人结构性存款而言,大额定期存单的市场竞争力得以正确显现。

    结构性存款严监管是我国银行负债端改革的重要一环。从127 号文到资管新规出台,再到结构性存款整顿,银行负债端改革从表外扩展到表内,步步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同业业务整顿加强,行业不规范现象逐步肃清,然而对于天然揽储能力较弱的中小型银行,承压明显。与国有银行和规模较大的股份制银行相比,中小型银行吸储能力弱,受业务资质和经营范围限制,更多依赖同业存单和同业理财等负债来获取资金,同时在资产端投向信用债、非标等来进行扩张。本轮结构性存款监管强化,结构性存款规模受打“假”行动逐步压缩,18年急速扩张的中小银行压缩最为明显。然而吸储压力并非仅存在于一朝一夕,在19 年来逐步压缩结构性存款规模并于10 月份明确结构性存款监管要求双重压力之下,中小型银行或寻求央行定向降准或提高自身业务能力或通过进一步放开存款利率上限以增加负债,减轻自身压力。

    当前强化结构性存款监管,打击“假”结构性存款,有助于发挥结构性存款在存款利率定价方面的积极作用,从而为放开一般存款利率上限打下基础。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规范化,有助于进一步降低银行负债端融资成本,与LPR 改革目的相同,进一步推动利率市场化,降低企业贷款利率和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引导资金流向实体企业,激发经济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