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行业专题研究:兼并重组专题:改革正当时 不进则退

类别:行业 机构:国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研究员:丁婷婷 日期:2019-11-17

供给侧改革逐步从总量控制转向结构优化。2018 年国内钢铁集团CR10 为35.3%,CR4 为20.5%,但日本在2015 年其CR4 就高达83.3%,美国前四大企业也达到70%。为确保前期供给侧改革成果,除了做好防范工作外,推进重组工作就成为保持持续盈利的重要稳定器。2019 年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工作加速启动脚步已临近,尤其是在落后产能出清工作临近尾声之际,行业供给侧改革方向已经从对产能绝对量的调整转向对现有产能设备、结构及区位上的优化和产能集中度的提高。

    政策先行,有据可依。工信部发布《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 年)》

    作为顶层设计,明确了全国包括京津冀、长三角、东北地区、中西部地区和东部沿海地区等各个区域的重组方向。总体要求兼并重组要实施减量化,避免“拉郎配”,并在行业、区域及细分领域中分别对各类重组进行了规范。

    下属当地规划内容基本与总体规划要求一致,对于钢产量大省,如河北、江苏、辽宁等地区,规划整合力度相对较大;对于钢产量相对薄弱的区域,规划内容多提及精品基地建设、环保搬迁、产业升级等相关要求。

    国内钢企并购可行性研究:

    1、借鉴美日经验,并购是行业飞跃发展之核心环节:美国钢铁发展史—并购使其破茧重生;日本钢铁发展史—并购是变强大的主要手段。

    2、寻求适于中国的并购模式:国内钢企重组方向不能局限于美国破产收购模式,还应效仿日本的联盟模式。此外,国内钢铁集团仍存在钢铁资产未整体上市、细分领域未有明显龙头、区域内企业分散、上下游资产匮乏、产能输出难等问题。鉴于此,我国钢企集团之间应采取多途径的兼并收购模式。

    3、各类钢企重组倾向预估:

    集团钢铁资产整体上市:适用于大集团、小平台;

    破产清算类收购:盈利指标排名靠前或有一定规模的企业,被收购标的多数以经营落后或相对小规模企业为主,当中包括跨区域、跨所有制的收购;

    区域内重组:大概率会发生在产钢大省,产能严重过剩且钢企多而分散,如京津冀地区、辽宁地区、江苏地区等地;

    强强联合重组:应以龙头企业为主导,建立横向及纵向协作体制,待软联盟成熟之际,可将其转变为竞争性联盟体制;

    细分领域及上下游产业链扩张重组:以细分领域龙头企业为核心,细分市场有增长潜力;

    海外兼并收购:具有显著经营优势的企业,且在国内有一定规模,若可获得政府支持更是锦上添花。

    风险提示:国内钢铁行业产业集中度提升进度大幅低于预期的风险;利益诉求相悖的风险;假设不合理,实际进展偏离理论分析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