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金融数据点评:疫情拖累信贷需求 预计LPR有望下调

类别:宏观 机构: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程强/王希明 日期:2022-05-13

  4 月社融低于预期,社融增速为10.2%,比上月降低0.4 个百分点。人民币贷款是社融主要的拖累项,背后原因是近期疫情的影响、要素短缺和原材料成本上涨。人民币贷款结构方面特征与前几个月相近,仍是企业中长期贷款占比低,居民贷款明显同比少增。我们预计5 月LPR 可能下调,有望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另外央行表示未来“宏观杠杆率会有所上升”,对应下半年的社融高点可能比之前预计的更高。

      事项:央行发布2022 年4 月份金融信贷数据。其中,新增信贷0.65 万亿(前值3.13 万亿);新增社会融资总额0.91 万亿(前值4.65 万亿);社融存量同比增长10.2%(前值10.6%);M2 同比增长10.5%(前值9.7%)。对此,我们点评如下:

      4 月社融同比增速为10.2%,比上月降低0.4 个百分点,新增社融较低主要是因为疫情下贷款增长明显放缓。4 月社融增量9102 亿元,比上年同期少9468 亿元,Wind 一致预期为2.0 万亿元。4 月新增社融低于市场预期,主要是受到人民币贷款的拖累。4 月社融口径人民币贷款同比少增9224 亿元,几乎等于社融增量的同比变动,也是2011 年以来这一指标最差的月份。今天央行也特别发布一篇关于4月金融数据的答记者问,认为4 月人民币贷款增长明显放缓是因为“近期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进一步显现,叠加要素短缺、原材料等生产成本上涨等因素,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经营困难增多,有效融资需求明显下降”。我们认为除以上因素外,地产销售不佳、3 月贷款投放可能部分透支4 月需求等因素或也有影响。

      信贷结构中,企业中长期贷款仍旧疲弱,居民贷款同比少增较多。金融数据口径的4 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为6454 亿元,同比少增8246 亿元,其中企业贷款少增1768亿元,居民贷款少增7453 亿元,非银贷款同比少增153 亿元,居民贷款少增最为明显。企业贷款方面,中长期贷款同比少增3953 亿元,票据融资和短期贷款分别同比多增2437 亿元和199 亿元。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在企业贷款中的占比约为46%,低于70%左右的中枢水平。票据融资高增,一方面是因为银行完成信贷指标需要票据“冲量”,从4 月底票据转贴现利率的降低中可以预见,另一方面也是疫情期间企业维持现金流需要票据和短贷融资。居民贷款方面,央行本月调整了信息披露口径。此前按照长期贷款和中短期贷款2 个分项披露,而4 月改为按照住房贷款、经营贷款和其他消费贷3 个分项披露,这3 个分项全部减少且同比少增。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住房贷款减少605 亿元,同比少增4022 亿元。我们认为这主要是因为4 月地产销售仍然不佳,30 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同比-54%。从历史数据看,不仅是住房贷款,其他居民贷款与地产销售的相关性也很高。

      政府债对于社融的贡献减弱,非标和直接融资保持稳定。从去年四季度以来,政府债融资就是社融回升的重要支撑因素之一,但是4 月的效果减弱。4 月政府债净融资3912 亿元(3 月7074 亿元),同比增加173 亿元(3 月3943 亿元)。不过考虑到此前财政部曾表示将在6 月底前完成大部分2022 年新增专项债发行工作,我们认为5、6 月的政府债发行速度可能会重新加快。截至4 月底,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还剩余约2.2 万亿元,或在5、6 月集中发行。政府债对于社融的支持有望在5、6 月恢复。4 月非标和直接融资保持稳定,其中委托贷款同比多增211 亿元,信托贷款同比多增713 亿元,债券融资同比少增145 亿元,股票融资同比多增352 亿元。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信托贷款连续2 个月同比多增,可能是在当前稳增长压力较大的时点,监管压缩非标的力度有所放松。

      受央行利润上缴、财政支出加快和基数效应影响,4 月M2 增速为10.5%,比上月提升0.8 个百分点。存款主要由贷款创造,所以M2 增速趋势一般与社融趋势接近,但4 月社融增速下滑0.4 个百分点, M2 增速上升0.8 个百分点。我们认为主要有如下三个原因:1)央行的利润上缴,5 月10 日人民银行国库局局长董化杰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已经上缴财政8000 亿元,这部分资金在经过财政支出后便会形成M2(财政存款不计入M2 但转为居民或企业存款后便计入M2)。2)财政支出加快,4 月财政存款同比少增5367 亿元,财政靠前发力特征明显。3)去年4 月M2基数较低,2021 年4 月M2 增速为8.1%,比2021 年3 月下滑1.3 个百分点。4月居民户存款同比多增8668 亿元,非金融企业同比多增2346 亿元,居民存款增加多于企业。这可能是因为4 月地产销售不佳且疫情导致居民消费受阻。

      央行提到将降低融资成本,我们预计5 月LPR 有望下调。央行在金融数据的答记者问中提到,未来将“充分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效能,发挥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作用,推动降低银行负债成本,进而带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考虑到央行在4 月的存款改革使全国加权平均存款利率下降10bps,我们认为5 月LPR 利率有望下调。

      央行表示未来“宏观杠杆率会有所上升”,或可容忍年内杠杆率出现一定幅度上涨,对应下半年的社融高点可能比之前预计的更高。央行在金融数据的答记者问中还提到,“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宏观杠杆率会有所上升”。这一表述与5 月9 日的《2022 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

      有所不同,当时的表述为“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2020 年疫情时期,我国宏观杠杆率曾出现阶段性上升,当下同样是疫情对经济产生明显冲击,这种情况下央行或可容忍年内的宏观杠杆率出现一定幅度的上涨。当然目前的实体企业融资需求还偏弱,年初以来的社融增速出现一定波动,1 月和3 月增长较快,而2 月和4 月增长较慢。我们认为,社融真正的趋势性拐点是地产销售在不远的将来企稳回升,因此这一表态对于当前的意义在于增强市场信心,更实际的意义或在于下半年的社融高点可能比之前预计的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