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专题报告:理论探讨系列

类别:宏观 机构: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李智能/董德志 日期:2021-04-08

“是什么”“为什么”“会怎样”的逻辑线条从“是什么”出发,总结“为什么”,最后做出“会怎样”的预测,是一个基础的认识世界、做出未来预测的逻辑线条。

    利率“是什么”

      人们当下生产出来的产品,可以选择立刻消费掉,也可以选择储蓄起来,留待未来再消费。人们当下不消费其实会损失当下的效用,对一个正常追求效用最大化的人来说自然是不情愿的,我们将这种不愿接受当下不消费导致效用损失的现象定义为“不耐”。

      既然存在“不耐”,那为何会有储蓄行为的发生呢?当然是因为储蓄行为有奖赏。储蓄的奖赏来自何方?答案是投资。人们将储蓄的产品进行投资,对当前的生产系统进行改造,可以增进生产能力,由此未来产出的产品会变多,多出来的这些产品就是储蓄(或投资)的奖赏。

      利率(或投资报酬率)就是用来衡量对储蓄(或投资)行为的奖赏大小。

      从全社会总量角度看,储蓄的奖赏(利息)与投资的奖赏(投资报酬),二者是完全相等的,即储蓄利率与投资报酬率完全相等。

      因此,利率是基于时间衍生的概念,它既可以表征储蓄的利息,也可以表征投资的报酬。

    利率变动的“为什么”以及“会怎样”

      由于人的“不耐”比较难观察,但与生产系统改造密切相关的经济增长数据统计很多,所以从生产系统改造(即经济增长)的角度去看待利率更加方便一些。

      从生产系统改造(即投资报酬)角度看,利率变化的原因是生产系统改造的难易程度发生改变。若生产系统改造变得容易,即生产系统改造的效率提升,相同的投资投入会有更高的产出回报(经济增速上升),这时利率会上升;反之利率会下降。

      从上述逻辑来看,利率与经济增长应当同向运行,如果我们可以判断出经济增长的变化方向,那我们就能确定利率的变动方向。当然,如何判断生产系统改造(即经济增长)的变化亦是一个不简单的事情,但我们至少能直接观察与感受经济增长的变化,因此先判断经济增长变动方向,再判断利率变动方向,更符合我们的认知习惯。

      值得注意的是,理论往往需要做很强的简化处理,我们在上述对利率“是什么”

      进行分析时,假设只有一个人、只存在一个利率,但在现实世界中存在非常多不同的债权债务主体,也存在不同期限的利率,这些结构性尚未纳入上述逻辑分析框架中。

      由于我们没有考虑这些结构性,因此我们不太可能使用上述逻辑框架精确计算出现实世界的利率水平。但考虑到不同主体在享受生产系统改造成果(经济增长成果)时,不同主体在增加或减少的方向上大体是一致的(虽然多寡不一定一致),与此同时,不同期限利率在变动方向上亦基本一致,因此使用上述简化的逻辑框架分析现实世界中利率的变动方向应是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