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再通胀到资产轮动

类别:宏观 机构: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于博 日期:2021-02-23

  当通货紧缩遭遇货币超发

      回顾2020年,出现了一个非常矛盾的现象:一方面,受新冠疫情冲击影响,各经济体物价纷纷回落,美国CPI同比增速一度降至0.1%,欧元区和日本CPI增速更是持续下滑并由正转负,通缩风险有所加剧;另一方面,各经济体货币大幅激增,增速纷纷创下新高,美国M2增速、日本M3增速分别创下25%、7.6%的历史新高,欧元区M3增速也创下08年以来的新高至12.2%。

      纸币时代货币超发长期难免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在过去60年间,全球GDP年均增速约为3.5%,而广义货币增速则高达6.4%。事实上,即便从十年维度来看,货币超发也是常态。而货币超发正是全球宏观杠杆率持续高企的根源,过去60年间,美国的宏观杠杆率从130%左右持续上升至250%,接近翻番,其中发达国家在过去20年间宏观杠杆率从204%上升到了263%。

      货币超发推升通胀

      观察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历史经验,在80年代之前,货币超发普遍导致通胀上行,但80年代之后,超发的货币不再体现为高通胀。

      货币超发引发资产涨价

      实际上,80年代之后,美日欧超发的货币更多体现为资产价格的上涨,中国也不例外

      贫富分化暂缓,全球化放缓,科技进步变慢

      为什么80年代之后货币超发更多表现为资产泡沫 原因包括贫富分化、全球化、科技进步等多个方面。但我们发现:在过去十年间,全球贫富分化有所收敛,全球化进程也明显放缓,而2000年以来,各主要经济体劳动生产率普遍下行,或也意味着科技进步正在持续减慢。而这都指向,新一轮货币超发或同时推升资产泡沫和通胀。

      风险提示

      政策方向调整

      海外疫情恶化

      中美摩擦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