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行业研究笔记:海昌控股发债缓解现金流 华侨城再设基金扩大投资

类别:行业 机构: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研究员:杨佳旭/陈倩 日期:2020-03-27

  1、全国首家旗舰级Discovery 体验中心落户上海宝山2 月28 日,探索宝山南大项目战略框架协议视频签约仪式顺利举行。探索宝山南大项目计划在南大地区祁连山路以西、外环高速以东、陈家江以南、区界以北区域内,分三期投资开发以“两个总部基地和一个探索发现体验中心”为核心的探索国际品牌集群。其中探索发现科教体验中心,将成为探索全国首家旗舰级体验中心,通过将VR、AR 等技术与探险人文主题相结合的形式,继续发扬Discovery“娱乐+科教”的特有风格,以“寓教于乐”替代传统“纯娱乐”,为各年龄层次人群尤其是亲子家庭带来前所未有的实境娱乐体验。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民众对休闲娱乐的诉求愈发多元。现在旅游者已经不单单满足于景观的观感,更希望获得身临其境的体验,这对文旅娱乐企业的产品设计提出了新的要求。为了满足不同结构消费群体的全维度需求,以频道内容起家的Discovery 探索媒体集团开始加速丰富产品供给。2019 年11 月,Discovery 集团瞅准中国文旅消费市场在探索科普方面的空缺,成立了上海文旅总部,与多家中国企业强强联手,全面进军实景体验领域。

      据了解,Discovery 上海文旅总部主要负责整体规划探索发现在华市场的主题公园布局和授权。根据其披露的计划,Discovery 将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区域内选址建设1-2 个大型旗舰型探索发现主题公园,同时,在国内的一些热点城市,还会选择性地建设一些小型主题公园、市内户外体验中心项目等。这些项目一般是沉浸式体验型产品,在内容上涵盖科普、动物、生活旅游、体育等多方面的内容,可能会设置机械、体验等类型的设施和项目,包括室内和户外等多种形式。在主体客群上一般选择亲子和青少年消费客群。在盈利模式上,以门票和二次消费为主,同时也会利用Discovery 本身IP 的粉丝效应,瞄准更垂直的消费者,培育专业化的兴趣爱好,不追求单独开发某一项或某几项产品,而是通过塑造一个完整的粉丝产业链条来调动更多消费。

      与近期进入中国市场的其他国外品牌主题公园相比,Discovery 主题公园瞄准的是更为细分的旅游消费需求,以探索、科普为内容载体,包含教育内容,一方面迎合了我国火爆的研学旅游市场,另一方面又和迪士尼、环球影城等以纯娱乐为主的乐园形成差异化竞争。但是沉浸式体验型主题乐园需要拥有专业化的设计、建造、内容研发以及运营能力,在可参考的样本相对有限,且缺少主题乐园开发和运营经验的情况下,Discovery 未来产品品质和经营业绩将如何尚待进一步观察。

      2、总投资14.5 亿元菏泽曹县华夏部落文化旅游区正式开工2 月29 日,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华夏部落文化旅游区举行奠基仪式。据了解,该项目总投资14.5 亿元,由华夏部落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建设。该项目位于曹县八里湾风景区,总建筑面积为43709.71 平方米,主要建设华夏之都、华夏之光、探险岛、游客服务配套四大部分,以及文化产业园配套设施。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全国首个以夏商故事为背景,融合高科技设施设备、沉浸式体验、主题化网红商业的创新型主题游乐主题乐园。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当前,文化和旅游的融合有3 种模式:第一种是文化产业交叉式融合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文化以“系统”的方式构成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在空间上聚焦,在内容上交叉,类似于产业融合,比如横店影视城,它本身属于文化产业基地,但同时也是集影视、旅游、休闲度假、观光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旅游区。第二种是文化产品嵌入式融合模式。

      文化以“器官”的方式形成独特的文化景观或产品,与其他旅游产品形成互补,共同支撑旅游景区,比如印象系列的实景演出,这些产品以地域文化元素为基础,以实景演出为主要方式形成独立的文化旅游单元,与其他旅游产品相互补充。第三种是文化符号渗入式融合模式。

      文化以“细胞”的形式融入到旅游全产业链中,形成“文化无处不在”的融通模式,文化特色小镇、文化类的主题乐园、特色主题街区等都是这种模式的代表。这些产品以特定文化为主线,所有的吃、住、游、乐等环节都体现出主题文化。华夏部落文化旅游区是第三种文旅融合模式,项目以夏商历史文化为主线,以菏泽特色历史文化资源为载体,将文化与研学、旅游体验项目深度融合,集游乐、休闲、沉浸式体验功能于一体。

      从投资方角度看,菏泽华夏部落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是菏泽市的一家本土企业,成立于2018 年,注册资金5000 万元,主要经营旅游项目开发业务。华夏部落文化旅游区是该公司的一个重点项目,该项目迎合了文旅融合时代背景下菏泽市旅游文化形象塑造的大需求,是本土文旅企业与地方文旅主管部门在特定时代背景下的一个合作缩影。当前,各地方政府部门都在主动适应旅游者文化消费需要的新变化,深入挖掘地方文化,利用传统文化和科技成果的高度融合开发特色旅游产品,塑造新的文旅目的地形象。我们期待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各地方政府能在本土文旅企业的协助下,打造到最适合自己的文旅产品。

      文旅分销及服务

      3、酒店管理技术平台Cloudbeds 完成8200 万美元C 轮融资3 月12 日讯,酒店管理技术平台Cloudbeds 对外宣布完成8200 万美元C 轮融资,本轮投资由Viking Global Investors 领投,Peak Series Capital、Recruit Co. Ltd.、CounterpartVentures、Cultivation Capital 跟投。融资资金将用于创造新产品,以增加收入,深化酒店业主与客人的联系,提高自动化程度并扩展其应用程序接口(API)。

      Cloudbeds 成立于2012 年,是美国一家PMS 提供商,专注于提供酒店管理软件,公司目前开发出的一系列酒店科技产品包括酒店管理系统、渠道服务和在线预订引擎,客户群体包括酒店、青年旅馆、露营地和度假租赁等各种住宿业态。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近年来,随着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发展,智慧化转型正成为酒店发展的核心策略。智慧酒店通过经营、管理、服务的数字化、智能化与网络化,达到优化酒店管理与服务流程、降低成本增加效率、提升用户体验的目标。智慧酒店的建设涉及PMS 系统、智能营销、物联网智能设备、无人服务、大数据运营等诸多方面。目前,智慧酒店建设在世界范围内都在加速推进,创新型产品不断推出。特别是无人酒店已经开始落地,标志着智慧酒店发展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从Cloudbeds 业务模式来看,其主要为业主提供软件服务系统,简化了客户预订支付、OTA平台对接和运营数据分析等工作。但这一赛道竞争对手相对较多,IBM、COTELL 等国际科技公司都在切入酒店智慧管理软件系统,未来Cloudbeds 面临竞争压力较大。从Cloudbeds业务布局来看,其从美国加利福尼亚起步,目前其产品已在全球157 个国家或地区的2 万多家酒店应用,可见其国际化视野成为业务快速发展的重要动因。目前美国智慧酒店市场竞争相对激烈,洲际、万豪等连锁酒店纷纷推出智慧化酒店系统,垂直领域的智慧酒店服务公司不断增多,跨界科技公司纷纷布局,可见Cloudbeds 国际化发展战略将为其缓解一定的压力。

      此外,从Cloudbeds 的融资情况来看,其共经历了三轮融资,投资者包含CultivationCapital、Viking Global Investors、PeakSpan Capital 等知名投资机构,其中CultivationCapital 连续三轮复投。本轮投资金额高达8200 万美元,可见投资机构对其商业模式和国际化发展战略颇为认可。

      文旅资本市场

      4、上海海昌旅游集团2 亿元私募公司债获上交所受理据上海证券交易所3 月6 日信息,上海海昌旅游集团有限公司2020 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获受理,拟发行金额2 亿元。公司债的品种为私募,承销商/管理人为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海昌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 年2 月21 日,注册资本21.796 亿元,由海昌控股(香港)有限公司(2255.HK)间接全资持股。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作为国内领先的海洋主题公园运营商,海昌控股近年来不断加快国内市场扩张步伐。特别是在重资产扩张方面,上海海昌海洋公园、三亚海昌梦幻海洋不夜城两个新建项目已在2018 年开业。持续布局重资产项目给海昌控股造成了高负债的压力。2018 年年底,海昌控股资产负债率高达135.7%。同时,在经营方面,虽然整体营收由于新建项目有所增加,但净利率开始出现下滑,2019 年上半年亏损9349 万元。此外,海昌控股旗下项目仍未摆脱对门票收入的依赖,在2019 年中期门票收入占比仍然高达67.79%。

      面对业绩压力,海昌控股已经开始调整发展战略,一方面将轻资产输出业务作为发展重点,同时推进自身IP 打造;另一方面强化存量项目的运营,扩展二消内容。正当海昌控股发力市场之时,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爆发,对其经营业绩和未来发展均造成重大影响。客流归零、退票不断以及每月高额运营付现成本支出,使得海昌控股原本就很脆弱的现金流雪上加霜。

      本次通过子公司发行公司债主要是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

      海昌控股面临的发展问题并非个案,许多民营文旅企业甚至上市公司均面临现金流紧张的压力。民营企业相比国企难以卡位优势资源,只能另辟蹊径寻找新的商业模式和产品模式。一旦市场对其产品有所反响,往往会加杠杆去扩张市场规模,同时其相比国企缺少畅通且低成本的融资渠道,风险承受度底。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对不少企业都是严峻的考验。

      对于民营企业未来发展而言,成熟的商业模式、稳定的现金流和多元化融资渠道、合理的发展步伐都是不可或缺的。

      5、华侨城A 拟出资1.35 亿联合设立华侨城旅文科技基金3 月6 日讯,华侨城A(000069.SZ)发布公告称,公司通过控股子公司深圳市华侨城华鑫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华友投资有限公司与合作方东莞市产业投资母基金有限公司、广东省粤科松山湖创新创业投资母基金有限公司、东莞市倍增计划产业并购母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拟共同设立一支基金——“东莞市华侨城旅文科技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公告披露,基金的认缴总规模为人民币3 亿元,其中华鑫投资认缴的出资额为人民币300万元、华友投资认缴的出资额为人民币13200 万元,华鑫投资为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该基金存续期限为7 年,其中投资期5 年,退出期2 年,项目的退出方式主要为被投资企业上市、被并购,直接转让所持有的被投资企业的股权等。投资方向包括文化旅游、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新零售(消费)、现代教育等领域。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近期,华侨城集团在旅游资本市场上频繁“出镜”。在业务发展方面,“买买买”和“卖卖卖”成为华侨城集团显著特征。一方面,华侨城集团持续加码文旅板块,近两年在文旅领域的投资总额已经超万亿元,布局城市多达50 余个。在项目打法上,文旅综合体形态成为主流。另一方面,华侨城集团对部分地产业务以股权转让、资产处置的方式进行剥离,增强现金流,聚焦到文旅主业。华侨城集团在“文化+旅游+新型城镇化”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快。

      文旅业务加速布局同样为华侨城集团带来巨大资金压力。2019 年1-9 月,华侨城A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27.96 亿元,而2019 年9 月末,华侨城集团的短期借款、其他流动负债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到519.96 亿元。此外,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对华侨城业务发展造成重大影响,特别是主题公园项目部分,不仅营收大幅下滑,还要承受设备和资产维护的费用。华侨城集团现金压力和偿债压力进一步加剧。面对发展困境,华侨城在剥离部分地产业务回笼资金的同时,也在不断通过发债融资输血。在今年3 月初,华侨城集团便抛出210 亿的大手笔融资计划。

      在此行业发展艰难时期,虽然自身面临现金流压力,华侨城集团仍出资1.35 亿联合设立华侨城旅文科技基金,可见华侨城集团深耕文旅产业和践行央企社会责任的决心。基金的设立对于一些急需融资的优质项目可谓是是雪中送炭。同时也将有利于华侨城集团获取文化旅游、科技等领域优质的项目资源,并有助于积累基金投资及管理经验,进一步壮大自身产业运营能力。未来,战略转型下的华侨城又会有哪些动作,新旅界研究院将会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