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系列专题:隐债化解的2021与2022

类别:债券 机构: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谭逸鸣/刘雪 日期:2022-07-04

  回顾2021 年,关于债务管控有哪些表述?

      2021 年中央层面对于债务管控和隐性债务化解工作的部署主要围绕化解存量债务和遏制新增债务展开,政府工作报告、财政部相关预算执行报告、全国人大财经委的审查结果均屡次提及。

      地方层面来看:相关工作从化解存量、遏制增量角度入手,并探索建立各项常态化机制,做好监测预警工作,制定相关实施意见,做好指导规范工作,立足当前,开始着眼于长远。

      2021 各地化债进展如何?2021 年的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隐性取得了积极的成效,隐性债务风险得到进一步缓释。其中,甘肃、河南、辽宁、陕西明确全省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广西、河南、内蒙古超额完成隐性债务化解任务;广东实现存量隐性债务“清零”目标;河南、江西、陕西正推进隐性债务风险化解试点。

      2022 年有哪些新趋势?

      2022 政府工作报告来看,与2021 年相比:对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化解的管控措施进一步细化,明确了地方、部门和企业各主体的责任,提出要加强风险预警防控、设立稳定保障基金,表明对于地方隐性债务的化解和风险防范的关注度进一步提升。

      财政部层面: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管控提出了更加细化、严格的要求,更加强化持续性监管,实施强有力的问责,强调风险处置过程中对新风险的防范,着眼于隐性债务风险防范化解的长效机制建设。除此之外,提到部分具备条件地区率先开展全域无隐性债务试点以及今年5 月财政部问责8 起隐性债务典型案例值得重点关注,可以感受到自上而下对于隐性债务化解和管控的决心。

      人大财经委:增加“隐性债务”相关表述,提出部分地区存在虚假化解隐性债务问题”,首次提出要“严肃查处债务资金管理中的腐败问题”。

      由此延展,反腐对城投有影响吗?从宏观大背景来看,自2017 年以来,十九大之后中央持续推动反腐工作向纵深发展:一是金融领域,二是国有企业,三是工程建设、融资平台、公共资源交易、公共财政支出联动审批监管、执法司法、金融信贷资源等方面的腐败行为。从2018 年十九届中纪委第二次全会工作报告到十九届中央纪委第六次全会工作报告均有提到相关表述。

      而进一步聚焦到地方来看,政府和平台两条线均进一步深化组织纪律要求:一方面,2018 年以来,各地方纪委监委通报的政府官员在金融领域的腐败典型有以下几个主要类型:1)滥用职权,为相关企业和个人在土地出让、工程项目等方面谋取利益;2)违规充当地方政府平台公司融资中介,虚增中介服务,推高地方政府债务;另一方面,诸多区域开始查处城投平台非标融资中介费事件,包括之前的结构化发行当中涉及的违法违规事项,不少平台公司相关人员涉及其中。

      而在当前政治金融体系以及监管机制之下,影响或许有限,毕竟银行作为基本盘还是会相对稳定存在,非银也不会简单因为这类事件有大幅边际变化,还需关注实际基本面的变化。

      风险提示:政策变动风险;宏观经济、地方政府债务压力、区域及平台评价的主观性。